《朗读者》胡歌:既然活下来了,就不能白白活着

​​胡歌曾经抗拒提及12年前夏夜发生的那件事——不是因为它带来的痛与黑暗,而是因为它带来的“光环”——疼痛让长夜里的人清醒,而光环让长夜里的人辗转反侧。因为,“光环”总是沉重的。

“重生”和“坚勇”在被人们不断反复地慨叹和赞誉后,变得如影随形,像一件温暖却厚重的斗篷,裹挟着这位年轻人,让他前行时的脚步,逐渐化作了标签式的姿势——这种背负,让胡歌一度感到疲惫。

现在,12年过去,一个轮回到头了,像终于穿过了一场大梦中的一小节,胡歌不禁思考,那件事情,究竟给自己带来了什么。

胡歌曾经饰演的一个角色,在剧中说:既然你活下来了,就不能白白活着。胡歌喜爱这句话,因为自己的境遇,有几分像他。

刚刚回《射雕英雄传》剧组复拍的那几个月,胡歌感到无所适从。镜头还是一样的位置,可他终究不再是一样的自己——一段走位过后,大家窃窃私语的声音响起来,而后各司其职地行动,再一次重新布光。

那时候,胡歌的脸不能被灯光打上斑驳的阴影,镜头下是旧日的左脸,今朝和未来的右颊藏在“完美”的光芒背后。

胡歌站在其间,蓦地觉得十分迷茫,他突然不明白自己在这里做什么,只是给大家添了很多麻烦——一次次的重新布光,让拍摄的进度慢了很多。

​灯光下,脸颊上的阴影晃晃头便能甩脱,而心中盘踞的斑驳却并非朝夕即可挥去的。

《射雕英雄传》拍摄结束的那天,当导演宣布胡歌正式杀青的时候,胡歌一下子飞奔了出去。然后全剧组的工作人员在后面追他,他沿着那个海滩边一直跑——好像是在躲避被众人扔进海里的恶作剧,确乎是欢乐的一个场景了。

“可是后来,跑着跑着,我就哭了。”

​盘踞在胡歌心中的所有的委屈、迷茫、无奈和孤独,在那一刻完全地释放了,好像一瞬间吞没了他。可是即使在海天之间尽力奔跑,生活的坎坷和生命的苦难也不会就此脱落而去。即使人生如梦,你也必须真切地走过。

在《神话》之前,胡歌的造型都有长长的刘海,它像一个假的“遮羞布,”遮挡着他的右颊——可是,受过伤就需要遮掩吗?不完美就是“羞耻”吗?胡歌觉得,这种遮挡,才正是对作为演员的他的一种羞辱。

胡歌熬了过来,没有在噩梦中沉沦。他锤炼了演技,有了深入人心的角色,挣了更多的钱,赢得了更好的口碑——可是穿过梦境的胡歌,仍然感觉身处迷雾之中。

胡歌说:12年,每次想起的时候,我都会很自责。

因为胡歌一直觉得,他能够从那天留下来,是有一些事情要去做的,有一些特殊的使命要去完成的。钱和名,甚至交口的赞誉,都不是他活下来的意义,这些都不够——都不应该是诞生于苦难的生命要去寻得的意义。

胡歌觉得,现在的自己,好像金庸笔下的“令狐冲”。令狐冲潇洒浪漫,最可爱的地方在于不羁,他有一颗赤子之心,是个追求自由和解放的隐士——却不是一位大侠。

​爱人利他、兼济天下的郭靖是大侠;令狐冲不会考虑到国民苍生,而郭靖会,他拥有强大的人格力量,会用一生来贯行“侠之大者”的目标。

而现在的胡歌,渴望能成为郭靖。

“既然活下来了,就不能白白活着。”在如今的胡歌眼里,有心“为别人”,会“为别人”,能“为别人”,才是生命的意义,才是他下一个十二年,以及全部的余生来收获的意义。

​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穿过其他的梦境,才能醒来;而在这之前,在黑暗中,在迷雾中,在不知何时会醒来的梦中,我们一样会砥砺前行。​​​​

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发现头条 » 《朗读者》胡歌:既然活下来了,就不能白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