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星星的人:闲鱼上的“陨石猎人”-发现头条

追星星的人:闲鱼上的“陨石猎人”

追星星的人:闲鱼上的“陨石猎人” 追星星的人:闲鱼上的“陨石猎人”

近日,一颗45亿年前的陨石正在杭州展出。这颗和太阳同岁的陨石,正是一个多月前,坠落在云南的火流星。

追星星的人:闲鱼上的“陨石猎人”

在杭州展出的陨石

2018年6月1日晚上九时许,西双版纳的夜空忽然亮白如昼,一颗通体发红的火球划破天际,没入一片黑暗中。

很快,远在广东的梁飞通过“线人”得知了这个消息,他马上组织了一群“猎友”,订最快的机票,火速奔赴国境之南一个叫曼贵的小村庄。几乎在同一时间,全国各地,数百位和梁飞一样的人,浩荡涌来。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陨石猎人”。

“天外飞石”和“猎陨者”

作为圈里的骨灰级“猎人”,梁飞很早就开始接触陨石。

陨石,又被称为“天外飞石”,是脱离了运行轨道的宇宙流星在坠落过程中的产物。这些流星穿越大气层,发生爆炸后,坠落在地球上某个角落。

追星星的人:闲鱼上的“陨石猎人”

“每年,都会有四万颗陨石在爆炸过程中燃成灰烬”梁飞来说,这些成功抵达地球的石头们,都是一群幸运儿。因为稀少,弥足珍贵。

相比其他玩家,梁飞有先天的优势。早年,梁飞在广州做玉石生意。国内陨石市场还没有起步的时候,他已经从国外同行处熟识了这些满身熔壳的小东西们。

“陨石是这样的,喜欢的人很喜欢,不喜欢的看不懂”和晶莹剔透的钻石翡翠不同,布满熔壳和坑洞的陨石显得有些丑陋土气。不过,你只要静下心来,细细观察这些“丑陋的石头”,就会发现,每一颗陨石都有着独特的纹路,那是来自天外的印记,神秘深邃,藏匿着无数的故事。

梁飞的好朋友,80后“猎人”戴海平深有同感。他回忆,第一次见到陨石,拿起一颗对着太阳,透过那黑黢黢的外表,有一层幽幽的墨色。正是那墨色,一下子把他吸了进去。

追星星的人:闲鱼上的“陨石猎人”

这些年,陨石像是一道黑洞,吸引着梁飞和戴海平一次次为之“探险”。为了“猎陨”,他们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内蒙古沙漠、云南雪山、新疆戈壁滩、罗布泊……追逐流星的火光,遍寻这些小东西们的身影。

为了结交更多志同道合的“猎友”,戴海平于2017年9月,在闲鱼成立陨石鱼塘,供新老玩家交流陨石、科普陨石知识,并且隔三差五一起相约去“猎陨”。“其实有没有捡到宝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寻找、发现、交流的过程。”戴海平说,“自己喜欢的东西,别人也喜欢,有一票人都喜欢,那种感觉,无与伦比。”

猎陨之路:十次九空 危机重重

然而,“猎陨”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它艰辛、寂寞,还常伴随着危机四伏和一无所获。

几年前,有牧民在内蒙古沙漠发现了陨石。得知消息后,梁飞一行马上赶了过去。

一次准备充分的“猎陨”,需要用到金属探测器、GPS导航、对讲机、皮卡摩托以及必不可少的食物干粮。当然,这只是硬件装备。最重要的,梁飞指了指自己,在脑子里,是对陨石的了解以及身经百战的户外经验。

追星星的人:闲鱼上的“陨石猎人”

猎陨装备

“首先,我们会先找到捡陨石的牧民”通过分析,判断陨石的类别。然后,根据类别,判定其散落带,设定坐标,用GPS进行定位。之后,和沿途牧民进行沟通,进入其领地。如果一切顺利,这才是个开头。茫茫沙漠,不断移动的沙丘,想要找到一方石头简直有如大海捞针。

逢山开路、遇沙搭桥,皮卡以每小时五迈的速度行走,遇到大的沙丘车上的人不论男女都要下来推车铺路,有时候车子半路抛锚,几十里路全靠双腿丈量。有经验的“陨石猎人”会在沙漠里埋水,以备下次再战。

除了这些挑战,还要特别提防和一些小动物的不期而遇,比如,狼。在那次沙漠猎陨过程里,梁飞就遇到了狼,一双眼睛泛着幽幽绿光,射向梁飞,梁飞被吓住动弹不得。所幸队友及时赶到,狼转身走了。好在,辛苦没有白费,那一次成功找到了若干陨石。

找到陨石并非常态,真正的“猎陨”常常十次九空。“很考验心态。因为,并不是每次都能找到,找到的也不一定值钱”

2017年10月4日中秋夜,云南丽江、香格里拉地区多人目睹了一次火流星事件。随后,大批人涌入这些地方寻找陨石,梁飞也在其中。虽然配备了最先进的装备,然而,那一次梁飞一行人还是扑了空。

“陨石飞向了将近五千多米的雪山,不仅缺氧,还有黑熊,连当地的藏民也不敢上”梁飞多次尝试,最终还是失望而归。

这次,陨石坠落云南曼贵,虽然有迹可寻。但是,更大的危机却是随之而来。

比饿狼和沙暴更可怕的 是卖假陨石的人

当梁飞到达曼贵的时候,这里已经哄聚了一大批“猎人”。

小村庄的平静被打破了……

刚开始,村民们还不明所以。随着来收购陨石的“猎人”们越来越多,“有人告诉村民,他们捡到的这些石头,能卖5万一克。”

追星星的人:闲鱼上的“陨石猎人”

村民在寻找陨石

当地村民的经济来源主要是种水稻、甘蔗和茶叶,对于年收入不过万余的村民们来说,一颗陨石抵得上家里干几年的活计。很快,当地十几个村庄寨子的村民也一窝蜂涌来。

看到黑色的石头就捡,看见泥洞就捅,地里被捣成了马蜂窝,大片大片亟待收割的水稻被踩倒在地,越来越多的消息冲击着村民的耳膜。

有人带着百万现金来了,有人开着豪车过来了,有匿名买家12万买走一块84克重陨石……

6月4日,勐海县勐遮镇人民政府对外发布的一条信息称,“请大家理性看待陨石坠落事件,不要盲目的想通过找到陨石来达到一夜暴富的目的,美好生活都是需要靠自己的努力和付出创造的。”该政府提醒称,此次曼伦村委会坠落的陨石尚未得到官方部门的权威认定,请大家不要盲目听信关于陨石高价的传言。不要轻易听信外来不知名人士的鼓吹。

追星星的人:闲鱼上的“陨石猎人”

“谣言就是这么来的”在梁飞看来,一克五万根本不现实,更别说之后的种种,基本可以确定的是,这一定是卖假陨石的人来炒作。“他打一枪就走了,故意搅乱市场。”

“纯属搅局!” 国内知名陨石猎人,中国陨石网站站长赵志强也表示人头。赵志强军人出身,曾10次前往罗布泊腹地猎陨,其中6次负重徒步,在圈里颇有威望。

打假联盟成立 为“陨石猎人”正名

在赵志强看来,这些卖假陨石的人,混迹在“猎人”里,奔赴各个陨石坠落点,然后一通搅浑水,让当地乱做一团后,再借机寻找冤大头,出售自己的假陨石。

“还有比这个更恶劣的,比如埋雷和造假”赵志强介绍。

“埋雷”是在水涨船高的陨石交易中,个别不良商人的惯用伎俩。把其他地方买来的廉价陨石,拿到价值较高的陨石坠落现场,假装发现然后高价出售。比如2010年的西宁陨石,埋雷后身价暴涨几十甚至几百倍。还有一些,连“雷”都懒得埋了,直接用煤渣、炉渣或者树脂来造假。

去年,成都珠宝展惊现“香格里拉陨石”,据说一克可以卖到20万。消息传出不久,就出现了大反转。陨石被质疑造假。“假的!”赵志强表示“没有一点陨石的特征,根本就是一块炉渣”他还称“陨石的发现者确实去了香格里拉,但压根没找到陨石,是去当地拉横幅四处照相。”

有人一单被骗500万,还有人倾家荡产结果买了块假陨,一些非法机构还给假陨石制作“身份证”,以此牟利。甚至还有连环骗局,2016年3月,上海警方宣布捣毁26个假文玩团伙。该团伙聘用社会闲散人士,假扮藏品买家、鉴定师、评估师等,假借提供藏品鉴定、拍卖等名义,骗取受害群众鉴定费、检测费、展览费等各种服务费用。

据了解,早在2005年,就有科学界全国人大代表提出陨石立法,像文物和化石一样收为国有。遗憾的是,截至目前,陨石交易在国内依然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可遵循。

“陨石猎人这个神圣职业,在国外存在了百年,现在却被人玷污了!”一位圈内资深的“猎人”愤懑说道。“其实哪怕是真陨石,高价值的也是极少数,大多数才几块钱一克。”真正热爱陨石的人,奉献了自己的大多数时间精力,不畏生死,是为了收藏,是因为痴迷和执着,而不是做这些勾当。

追星星的人:闲鱼上的“陨石猎人”

陨石猎人们(左一为梁飞)

2016年,赵志强牵头中国陨石打假联盟成立,150名陨石爱好者和“猎人”加盟其中。每当一个地方出现假陨石买卖或伪科学文章,志愿者们就搜集证据向平台投诉,或进行科普,并义务帮助广大陨石买家鉴别真伪。赵志强希望,通过自己的一点努力,还陨石圈一股清风,为“陨石猎人”正名。

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发现头条 » 追星星的人:闲鱼上的“陨石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