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丰到菜鸟,中国女婿“爆改”俄罗斯邮政-发现头条

顺丰到菜鸟,中国女婿“爆改”俄罗斯邮政

顺丰到菜鸟,中国女婿“爆改”俄罗斯邮政 顺丰到菜鸟,中国女婿“爆改”俄罗斯邮政

宏闻和同事们

“几年前,有个俄罗斯小伙子,在中国电商网站速卖通上买了一件结婚礼服。当他收到这件衣服的时候,孩子都已经三岁了。”见面之初,俄罗斯小哥宏闻(Viacheslav S)就讲了一个段子,来吐槽过去俄罗斯的快递服务。现在,他们要是两个星期还没有收到产品,就要开始骂人了。从7月19日开始,莫斯科的剁手党还可以享受到天猫俄罗斯的免费”当日达”活动,再一次颠覆了他们过去的网购体验。

这一切,不是一个轻而易举的过程。身为菜鸟的业务拓展专家,宏闻所在的团队几乎全程参与了“爆改”中俄跨境物流。在他们的努力之下,原来一直因为效率低下而遭人诟病的俄罗斯邮政,如今也开始玩转数字化平台,甚至开始接触大数据。菜鸟还专门为俄罗斯的剁手党“定制”了一条航线,每周从杭州萧山国际机场起飞,送去成千上万的中国产品。这也是全球唯一在运行的电商专用航线。

顺丰到菜鸟,中国女婿“爆改”俄罗斯邮政

宏闻

对宏闻来说,在中国生活的这15年,不仅见证了他事业上的起步,也让他从一个光棍,变成了丈夫和父亲。娶了中国太太的宏闻,如今有个6岁的混血儿子,他估计自己也就此在中国“套牢”了。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似乎也从未离开过俄罗斯。宏闻希望,当孩子大一点的时候,他们可以一起去俄罗斯玩帆船。在帆船上,他可以跟儿子吹吹牛皮,告诉他,当年老爸是怎样参与改变了他们所在的这个国家。

俄罗斯学霸结缘菜鸟面前的宏闻,除了棕色的头发和眼睛,以及略显强壮的身材之外,完全不符合人们对“战斗民族”的想象。他彬彬有礼,说话轻声细气,倒更像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国男生。连宏闻自己也觉得现在更像中国人。

2003年,高中毕业的宏闻获得了全额奖学金,来到了中国北方的一所大学学习中文。之所以选择这所大学,是因为宏闻了解到,这所学校的外国人不多。他觉得,这会迫使他更快地掌握中文。

初到中国,走在大街上的宏闻,惊奇地发现,整条街都饭店林立,空气中则飘荡着各种炒菜的香味。之后,宏闻才了解到,饮食文化是中国文化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中式的社交也往往会在饭桌上展开——人们会争先恐后地抢着“买单”。这一切,都让他觉得新鲜有趣,也促使他更努力地学中文。仅仅几个月后,他已经能在日常生活中,较为自如地使用中文了。

毕业后,宏闻进入了一家位于北京的俄罗斯国际物流公司。这家公司最初的业务是专注于B2B领域的国际贸易物流,但2012年之后,该公司的国际贸易业务逐渐萎缩,跨境快递业务却直线上升。

好奇的宏闻很快发现,国际贸易的萎缩,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后续影响;而跨境快递业务的快速成长,则得益于中国电商的蓬勃发展。

当时,有很多在俄罗斯留学的中国学生从事代购生意,把中国产品转卖给俄罗斯买家。他们的货源,很多都来自淘宝,还有人直接开了网站,用俄语重新发布淘宝商品。据说,这些做代购的中国人,不少都创造了销售奇迹,甚至有人一个月就卖出了上万双运动鞋。

对此,宏闻表示非常理解。“俄罗斯的轻工业不发达,”一边说,他一边举起了桌上的手机,“比如这个手机壳,在俄罗斯买,大概需要500卢布(合约50元人民币),但在淘宝上,也就是10块钱的事儿。”

但问题是,当时的快递,成了很大的掣肘。如果通过传统的邮政路径走,从中国到俄罗斯的包裹,大概要走2-3个月,价格也不便宜——一公斤要10美金(折合约60多元人民币)。这对于仅仅需要在淘宝上代购一个手机壳的商家来说,显然是不合算的。于是,这些代购开始转向了宏闻所在的俄罗斯国际物流公司。这家公司推出的国际快递业务,货品越重,单价就越低。因此,精明的代购们通过集运,即把不同商家的货品集合到一起发货,再平摊运费的方式,来降低成本。

宏闻对蒸蒸日上的新业务产生了浓厚兴趣,他希望能深耕国际物流B2C领域,但这在当时的公司很难实现。不久,有猎头找到宏闻,表示顺丰想找人来开拓海外市场,专做B2C业务。宏闻很快跳槽到了顺丰。

然而,进入顺丰不久,恰逢品牌内部改革,宏闻依然无法如愿从事国际B2C业务。就在他失落之际,机缘巧合,得知菜鸟也在招人,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去参加了一场面试。

当时,面试他的,是时任菜鸟出口物流部负责人薛孝国(花名观取)。令宏闻印象深刻的,是当时关取用类似激将的语气,向他抛出了一个问题:“小伙子,现在就算是最快的跨境快递,从中国到俄罗斯,也要20多天。你有没有信心,加入我们团队,把这个速度降低到7天?”宏闻说,他听到这句话,就觉得热血沸腾。这确实是他想要从事的事业——彻底改变中俄之间糟糕的跨境物流现状。

就这样,2016年,宏闻来到了菜鸟。

顺丰到菜鸟,中国女婿“爆改”俄罗斯邮政

宏闻和同事们

俄罗斯消费者之痛:除了慢,10个包裹只能收到5个在进入菜鸟之前,宏闻就了解到,俄罗斯大约60%-70%的轻工业进口产品来自中国,这其中,阿里巴巴旗下的速卖通就占了90%左右的份额。几乎每个俄罗斯年轻人,都知道AliExpress(速卖通的英文名)。但与此同时,他们对速卖通“糟糕的物流”也都有体会,或者耳闻。

过去,速卖通的卖家需要通过“代运”,将包裹层层揽收,随后还要等待跨境航班上的货舱空间。在这样的情况下,仅仅是包裹在境内的周转,就需要2-3周。好不容易等搭上了跨境航班,飞到了俄罗斯,货品还要等待漫长的清关,并且统一在俄罗斯邮政等待分拨和投递。

宏闻加入菜鸟的时候,团队正在为速卖通的跨境物流业务,和俄罗斯邮政方面进行沟通。全程参与了与俄罗斯方面谈判的菜鸟国际高级产品专家琳月,讲诉了她在俄罗斯邮政现场看到人们处理包裹时的情景:只见一群40多岁的大妈,正在用一个手指头,缓慢地把包裹上的收件人信息敲入电脑。琳月估算了一下,一个包裹,大妈大约要花3分钟处理。她惆怅地望着眼前堆积如山的包裹,想到了2013年的那个双11。这是速卖通第一次在俄罗斯举行大促,当天产生了17万个包裹,但按照俄罗斯邮政当时的效率,每天只能处理3万个包裹。一个月后,这批重达500吨的包裹抵达俄罗斯海关,直接导致了海关和邮政系统的崩溃。据说俄罗斯总统普京为此革除了时任俄罗斯邮政部长的职务。

在宏闻看来,物流慢一点,如果能到,还算是好的。他曾在俄罗斯一个网站上,看到一群年轻人在展开一个“变态”比赛:大家都在速卖通上买10个产品,然后等待收货。能收到最多包裹的那个人,就是赢家。在宏闻的记忆中,好像收到5个包裹的那个人,成了最后的赢家,而丢的包裹,也就此音信全无。

当时,买家唯一可以查询包裹轨迹的方式,就是联系速卖通小二,再由小二发函给俄罗斯邮政。随后,就是漫长的等待,而事情也常常不了了之,导致投诉率居高不下。

以上种种现状,曾让速卖通在俄罗斯消费者心中留下了负面印象,也直接促使速卖通痛下决心,联手菜鸟,彻底改变中俄跨境物流。

速卖通物流专家亚茹表示,对速卖通来说,俄罗斯是最重要的市场之一。在她看来,重塑中俄跨境物流体系,不仅可以改善消费者体验,增强速卖通的品牌心智,更重要的是,可以成为平台的竞争壁垒。

艰难的谈判从整体上来看,跨境物流分为揽收、干线(从中国到俄罗斯)、清关和投递几大环节。菜鸟将对每一个板块进行优化;而速卖通方面,则负责面向平台上的卖家,制订新的物流规则,以此来发挥协同效应。

具体来说,菜鸟希望在中国境内,通过建立上门揽收、建立预分拨中心等方式,加快包裹在国内的流转进程。此外,菜鸟也希望和承接俄罗斯境内物流的俄罗斯邮政(以下简称俄邮),展开以下方面的合作:一,打通数据。这样,俄邮才能提前知道,有多少包裹从中国发过来,从而做好运力方面的准备。二,做一套包裹轨迹跟踪系统,从而让买家可以实时查询包裹信息,减少纠纷。

但是,和俄邮的谈判,一开始并不顺利。琳月表示,最初,双方用英语进行沟通,但是英语并不是任何一方的母语,因此造成了很多沟通不畅的问题。那段时间,团队不知道打了多少个越洋电话,还往俄罗斯飞了不下5次,每次都要呆上一个星期。琳月回忆,当时团队成员都说,去俄罗斯不用往别的地方跑,直接蹲在俄罗斯邮政门口就行了。

顺丰到菜鸟,中国女婿“爆改”俄罗斯邮政

宏闻在莫斯科

随着宏闻,以及另一名俄罗斯人瓦西里耶夫的加入,这样的情况得到了缓解。在宏闻看来,双方的谈判之所以迟迟没有结果,一方面固然和俄邮“体制内”的官僚作风和效率低下有关,但另一方面,也和文化差异有关。

在俄罗斯长大,在中国接受高等教育的宏闻认为,俄罗斯人做事“简单粗暴”,希望直接听到“是”或者“不是”的回答,但是中国人往往委婉,希望留有余地。因此,当俄邮听到中国方面“是,但是……”这样的答复之后,就渐渐失去了耐心。

宏闻记得,当他第一次和俄罗斯邮政接触的时候,对方的一位负责人没好气地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们接触,要是还没有结果,就不谈了。”而宏闻和瓦西里耶夫,则需要扮演好“桥梁”的作用,尽可能地减少双方因文化差异而造成的误解和冲突。当时,宏闻负责把菜鸟的意图“翻译”给俄邮,瓦西里耶夫则负责把俄邮的想法转达给菜鸟。

双方相同的诉求,成了最好的突破口。宏闻团队就在这点上持续发力。

终于,双方的谈判在磕磕绊绊中,逐渐峰回路转,并最终确定了合作意向。宏闻听说,事后,菜鸟的一位高管,在和俄邮负责人喝咖啡时,兴奋地在纸巾上画下了新产品的线路图,这便是如今高效跨境快递产品的雏形。

包下一条航线,专为俄罗斯剁手党服务对中俄跨境快递的“爆改”,还包括在中国建立了拨中心,执行预分拨、辐射相关的俄罗斯地区。这样,包裹不用挤到俄罗斯邮政,统一等待分拨。宏闻表示,这至少节省了3天时间。

不过,让他觉得菜鸟“决心够大”的,还是包下一条洲际航线,打“飞的”为俄罗斯剁手党送货这件事。

顺丰到菜鸟,中国女婿“爆改”俄罗斯邮政

今年3月29日下午,一架图204货机从杭州萧山机场起飞,这也是菜鸟首条洲际定期航线的首航。这家货机满载着40万件中国商品,途径西伯利亚和拉托维亚首都里加,最终到达莫斯科。

“其实,包机对成本有一定的提升。”宏闻说,但菜鸟还是做了这件“疯狂”的事,因为其需要进一步提升运力,为双11等大促做准备。

每年双11期间,正好也是航空公司的旺季,一“位”难求,包裹常常会积压在机场。亚茹指出,速卖通上的信息显示,其卖家大量聚集在沿海地区。对于广东等地的卖家来说,他们可以从航线更为密集的香港发货,但浙江等地的卖家要把货品运到香港,路上就要耽搁好几天。因此,此次选择将洲际航线定在杭州萧山机场,主要是为了帮助他们解决燃眉之急。

“包机主要是为了做运力上的准备,而非时效。”亚茹说。在她看来,双11这样的大促,其实就是对运力的一次大考,届时,哪个平台的货品先到,就会直接影响到消费者对它的认知。

顺丰到菜鸟,中国女婿“爆改”俄罗斯邮政

然而,包机的事并不好做。宏闻表示,因为杭州萧山机场以客机为主,缺乏货运航班的操作经验。因此,机场必须要和海关打通数据,并且投入成本,进行货机的运营。此外,这也需要提前和俄罗斯方面进行沟通,好让对方做好接机准备,顺畅接入在俄罗斯境内的运输。为了此次谈判,宏闻又不知往俄罗斯飞了多少趟。

不过,此番辛苦的工作带来了回报。宏闻表示,包机在大促时期,确实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他们的工作量。去年双11,他自称“过得比较愉快”,因为不必再为了预定航班而东奔西走,焦头烂额。

宏闻还提出了在俄境内建立自提柜的想法。过去,俄罗斯邮政只提供付费的上门投递业务,大部分消费者都会选择到邮局自取包裹。然而,对于上班族来说,等他们下班,邮局也关门了。这导致大量包裹堆积在邮局内,占用了宝贵空间。在宏闻的努力下,如今,1800多个自提柜遍布在俄罗斯境内,缓解了“最后一公里”的痛点。

令宏闻欣慰的是,在不同层面工作的推进下,如今,速卖通上的中俄跨境包裹平均7日可送达。“算是达到了观取当时的预期吧!”他笑着说。

“我更想留在中国”虽然将速度提升到7天,比之前已经快了很多,但距离马云提出的“全球72小时送达”,还有一定的差距。对此,宏闻表示,团队正在进行俄罗斯海外仓和本地仓的建设。海外仓设置在保税区里,一旦有了订单,商品可以马上进行清关,并发出。本地仓内,则储存着那些已经完成了清关手续,在俄罗斯境内等待发货的产品。目前,这两类仓库内的产品,基本可以实现次日达。

除了2C跨境业务,平台还希望能进一步深耕俄罗斯市场。如今,速卖通的俄文站已经升级为天猫俄罗斯,平台上有超过3万个产品,在当地的拥有一支130人的运营团队。

从7月19日起,莫斯科消费者将享受到天猫俄罗斯的免费当日达服务,产品范围包括电子产品和家用电器这两个最热门品类。据悉,这也是俄罗斯第一次迎来免费高质的“当日达”服务。速卖通方面表示,“当日达”的基础就在于海外仓。本月,菜鸟正式启用了位于莫斯科的全新海外仓,其面积超过2万平方米,是当地最为领先的物流仓储中心之一。

因为不断对俄加码,菜鸟方面曾想把宏闻派回俄罗斯,但他拒绝了。对宏闻来说,中国已经成了第二故乡,他不愿轻易离开。

顺丰到菜鸟,中国女婿“爆改”俄罗斯邮政

宏闻参加菜鸟五周年活动

上大学期间,宏闻结识了同校俄语专业的中国姑娘,并在几年之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如今,他们的孩子虽然也会说俄语,但中文说得更溜。

对宏闻来说,在菜鸟的这份工作,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更让他看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毕竟,我们在做的,是改变一个国家的事情——世界上有多少工作,可以让你去做这么宏大的事情呢?”

近来,因为他在俄罗斯业务上的突出表现,菜鸟方面赋予了他更多的职责,希望他能把乌克兰、白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的业务,都承担起来。“如此一来,已经不仅仅是改变一个国家的事情了,而是改变好几个国家。”宏闻笑着说。

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发现头条 » 顺丰到菜鸟,中国女婿“爆改”俄罗斯邮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