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访:沈腾一个月花光十亿,这事儿没体会过-发现头条

夜访:沈腾一个月花光十亿,这事儿没体会过

采访沈腾的前一天,他为新片《西虹市首富》跑宣传超过凌晨十二点,还创下了那个影城艺人跑影厅个数的新纪录,在采访之前,宣传提醒我们时间可能会推后,因为沈腾前一天休息得太晚了。

到了采访间,沈腾在和刚刚采过他的上一家媒体聊天,他问记者,觉得这部电影怎么样,和上一部《夏洛特烦恼》比起来哪部感觉更好。当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又说了这样一句话“首映礼来的都是朋友,怕大家有想法也不好说”。

夜访:沈腾一个月花光十亿,这事儿没体会过

在《夏洛特烦恼》电影爆火之后,沈腾也成了喜剧电影争抢的“吉祥物”,王晶的电影《王牌逗王牌》把他拉去和刘德华同框;陈可辛和吴君如的《妖铃铃》请他做男一号;宁浩的新片《疯狂的外星人》,也把他加入了与黄渤一起的主演阵容,更不用说一堆想让他去客串添彩的小片子,还有各种各样的综艺节目,直白地说,沈腾一夜之间变成了一线大咖。

但是他却说,这部电影里,王多鱼突然之间拿到十个亿的心情,是自己难以理解的。理应经历过狂喜的他,觉得揣摩这样的心情,是拍这部电影最难的事,难度超过了他为角色减肥又增肥,超过了他为减肥而受伤,带伤拍戏差点导致残废。

夜访:沈腾一个月花光十亿,这事儿没体会过

有人在看完《西虹市首富》之后,在网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沈腾是如今内地的周星驰”,他听到这个评价,说自己暂时还不接受。

他只说,自己很幸运,能把会“扯淡”这件无用的事,用在了正地方,让自己成为了一名喜剧演员。

“演员是没有权利生病的”

夜访:沈腾一个月花光十亿,这事儿没体会过

从《夏洛特烦恼》到《西虹市首富》,依然是与老搭档彭大魔和闫非合作,沈腾出演这部作品顺理成章,两位导演也说过“很多演员在脑子里过了一圈,还是觉得腾哥最合适”。

接演的过程很顺利,但准备和表演,却让沈腾差点落下终身残疾。

王多鱼是个落魄的中年守门员,天降十亿之前,他几乎就是个没人看得上的loser;天降十亿之后,虽然表面上各种被奉承吹捧,但很多人心里依然觉得他就是个暴发户屌丝。这样一个角色,沈腾说“要么比我自己瘦一点儿,要么就胖一点儿,就要那种邋遢的感觉”。

夜访:沈腾一个月花光十亿,这事儿没体会过

两位导演开始提出来,要让他减肥,他拼命跑步,有一天觉得脚踝疼,自己却急于快速瘦下来,所以换了个姿势不让脚踝受力,继续坚持跑,结果没过几天,发现髋关节也开始疼。

“当时也不懂,觉得跑步机上跑疼了就换椭圆仪,过几天也不行了,就跑医院去了,一拍片子,一看积水已经很多了。”他现场给我们比划自己当时伤势的严重,说股骨头的位置让他站起来都已经困难“站不起来的时候,就得用好腿把自己支撑起来,抻一抻坏腿,时间长了,坏腿不敢着地,把重心放在好腿上,好腿也变坏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沈腾不可能再运动减肥,只能把减掉的体重涨回来,反过来增肥。

即使这样,他还是坚持拍摄完宁浩的《疯狂的外星人》,还有这部《西虹市首富》,过完九个月才去医院治疗。

在《西虹市首富》里,他扮演守门员,就要在球场上来回扑向足球,两位导演为了不让沈腾太过痛苦,就让他尽量往好腿的方向多去扑。如果这样还不至于影响到镜头中的效果,拍摄他背影的时候就更加痛苦“我是没法正常走路的,想拍一个我特帅气的、有劲儿的,根本拍不出来,一拍背影,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

沈腾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如果再拖延住院治疗的时间,自己很有可能就会变成瘸子,再也治不好。他只知道“这是演员需要付出的地方,演员是没有权利生病的,生病也没有权利养病,没权利请假休息的。”

这一段经历,他在各种场合或多或少聊起过,谁都以为这是他拍摄这部电影时,最辛苦的一部分,但是他说,这不是最困难的,最困难的地方还是在心里“一个月花光十个亿这事儿就比较癫狂,电影里也充满着这种地方,一到这种地方的时候,拍起来就有点费劲,因为自己没经历过,也不太好借鉴,比如说,一眼看见十亿在你面前那个反应。那个反应,你貌似怎么做都行,但是怎么做都行的时候,就是最危险的时候,更得找准,所以拍起来心还是挺累的。”

夜访:沈腾一个月花光十亿,这事儿没体会过

总觉得,在话剧舞台摸爬滚打多年,因为一部电影一炮而红的沈腾,对这种“天降巨款”的狂喜应该有所感受,但他认真地回答说,这两种喜悦是不一样的。

如果真有人给你十个亿你会怎么样?沈腾没有考虑直接说“那得看谁给我的,靠不靠谱。”

“喜剧能力很大程度在于天生”

把喜剧作为谋生手段,对沈腾来说必然是靠谱的,从很早的时候,他就因为“能扯淡”,大家都愿意和他玩儿。对这样的天赋,沈腾也没有谦虚“我觉得很大在于天生,喜剧这个东西,舞台会给你表演经验,会给你许多别的东西,会让你把衣服穿整齐,但你的骨骼必须得在那儿。”

但是他很清醒,这些天赋,稍微不慎就有可能毫无用处,即使并非年少成名,他还是说自己非常幸运“能把扯淡这个看上去没啥用的东西,用在了正地方,成了一个喜剧演员。”

之前在采访肖央的时候,他曾经说,沈腾已经不单单是一名喜剧演员;《西虹市首富》女主演宋芸桦说,沈腾拍摄走进金库,看到十亿现金的那一场戏,就在片场琢磨了很久,设计了很多腿软、站不起来的动作细节。

但是沈腾说,自己在创作角色中,从来不会想着,怎么逗观众笑“这种东西还是自然流露出来比较好”。

夜访:沈腾一个月花光十亿,这事儿没体会过

他承认,留意生活中的人,已经成为下意识的习惯“走在街上一看,谁稍微有点儿冒尖儿了,谁稍微有点儿异于常人了,我的眼神就会在那儿。”

也透露,在整个《西虹市首富》的筹备过程里,自己和导演“肯定有一些掰扯”,到底有多少处是最后听了沈腾的意见呢,他说“想不起来了,太多了”。

对喜剧的掌控力,沈腾从来不掩饰自己的信心,但是在这部电影上映前夕,他却更想听一听,提前看到电影的观众的意见。问他有没有和观众意见向左的时候,他说,自己更在意观众的评价“你拍电影还是为了给他们看的,当然希望观众也能买账,业内人士也能买账”。

不管是对拍摄前,和两位导演讨论“掰扯”的经过;还是拍摄中,自己到底是如何揣摩到王多鱼天降十个亿的复杂心理,沈腾都没有侃侃而谈。他曾经在一个采访中说,自己最早做话剧演员的时候,不愿意接触外界,甚至连采访都不愿意做,虽然他现在为了电影,已经适应到能够连续跑厅到深夜,面对大量媒体重复讲着和这部电影有关的话。但是具体到琐碎的创作过程,显然还不是他愿意展开细聊的。

宋芸桦说沈腾“随时随地在想段子”,在生活中随处保留积累状态的人,大概都会严格控制自己的出口。而其他人,能够在作品中看到他们有限的释放,就够了。 

来自淘票票媒体号:淘票票编辑部

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发现头条 » 夜访:沈腾一个月花光十亿,这事儿没体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