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枪匹马,陆奇正勇猛地跳向下一个坑

 

  来源:深响(deep-echo)

  陆奇为什么不像李开复一样自己干,而是借力YC?YC在中国能否成功?陆奇所推崇的技术创新在中国真的有机会吗?

“考虑完全部因素,YC 是我唯一剩下的选择。”

在离开百度89天之后,全球知名创业投资及加速器Y Combinator(简称YC)宣布正式入华,并成立Y Combinator中国(简称YC中国),而陆奇则成为了YC中国的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

“硅谷权力翘楚”“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华人高管”“他的离职让百度市值蒸发100亿美元”……太多的光环让陆奇陷入到一个高处不胜寒的尴尬境地,选择越来越少,内心的坚持却从未改变。

而正是这种坚持,让陆奇很难在他的祖国获得彻底的成功。

中国创业公司的野蛮生长模式以及团队管理风格很难在短时间内有质的变化,百度的权力游戏也让这位职业经理人初尝国内互联网圈里那种微妙而不可说的滋味。

更加致命的是,陆奇心中所追寻的“技术驱动创新”是这片土壤上最稀缺的商业元素。因此即使跳出了“百度的火坑”,YC中国也不见得是真能让陆奇“一箭三雕”的乐园。

陆奇(图片来源网络)陆奇(图片来源网络)

01 YC中国有可能成功吗?

YC的战绩相当耀眼,陆奇去那儿,绝对不委屈。

从2005年成立至今,YC已培养了包括Airbnb、Dropbox、Reddit等超级公司,加速了超过1900家初创公司,总融资规模超过180亿美元。

YC每年会定期接受创业团队提交的申请资料,对创业项目进行筛选,如果项目评审通过,YC会向每个创业团队提供种子资金以及为期三个月的创业孵化班。

一般情况下,YC对创业团队投入的种子资金并不是太多,会换取创业团队约7%的股份。时至今日,YC已经发展成为一条每年孵化超过250家初创公司的生产线。

但问题是,YC在美国能够取得成功的套路,放在中国是否可行?

中国可是全球范围内孵化器数量最多的地方,在2015年左右,不完全统计的国内新增各类创业孵化器就有4000多家。而事实上,多年来,YC只投出了有限的几个成功项目,普遍被认为项目数量在增加,质量在下降。

一个非常现实的情况是,中国的孵化器太多,真正靠谱的创业项目太少。YC那种广撒网的孵化方式恐怕会在中国失去魔法。

我们不妨先来看一下,品玩曾报道的去年YC毕业公司路演日当中的一些项目:

· Darmiyan,号称能提前 15 年诊断阿兹海默症的技术。

· Airthium,帮你储存太阳能和风能,将其储存在地上,并使用特殊的热力学存储模块进行全天候不间断的存储和服务,且成本相对较低。

· De-ID,“让人脸识别识别不出你”,De-ID 开发了一种算法,能对用户的面部照片进行特殊修改,人眼看起来没什么不同,但计算机系统无法识别。通过这种方式,可以保护用户的隐私。

· Sunu致力于为提供盲人无障碍智能手表,将声纳技术与精准的触觉反馈相结合,以帮助增强盲人的空间意识并辅助导航。

· Rev Genomics是一家在植物生物技术领域运营的大型数据公司。Rev为植物育种者,种植者和零售商提供新型分子和植物形态表型。

· Escher Reality为开发者提供AR的SDK,可在Android 、IOS上跨平台运行,公司是第一家宣称可以做到多用户同步API体验的公司。

· Zendar Inc.,为自动驾驶汽车提供高分别率雷达,无论任何天气,其检测范围都达200米。

· Totemic Labs,一种外置的传感装置,当老人跌倒时报警,无需佩戴任何可穿戴硬件设备。

· Helium,专门为非洲医院提供的 EMR 系统。帮助医院更好的进行管理和记录病人信息,提供10倍以上的效率。它考虑了非洲联网不便的情况,可以离线使用,一旦接入网络就立马自动备份,而且在所有设备和操作系统上通用。

这些项目代表了YC孵化项目的大部分情况——注重技术,非常创新。而反过来你可以想想,在中国,有这些项目的影子吗?并没有。

中国创业者们早已习惯了商业模式创新与用户体验创新所带来的成功快速路,投资圈也尽是追求“3年IPO+2年锁定期”、5年之内拿回本利。这一切都不是技术创新的土壤。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符合标准的创业公司少儿又少,陆奇能孵化谁?

而YC在美国是如何吸引项目的呢?——强大的品牌推广能力塑造出极强的品牌形象,从而吸引创业者申请加入。比如,YC非常擅长通过内容去吸引创业者。

YC的博客流量很高,发布频率高,内容涉猎广,包括了YC所有合伙人的文章以及YC投资项目的最新介绍等。YC在2015年末还启动了一个独立博客:Macro。由主编Colleen Taylor负责。Macro主要用来沉淀深度思考过的内容,以及YC投资项目背后的故事,而不会跟风追热点。

YC图书出版的数量也相当高了,创始合伙人Jessica Livingston出版过2本书,前总裁Paul Graham出版过3本书,现总裁Sam Altman出版过1本书。还有从第三方视角深度剖析YC三个月创业集训营整个过程的书籍。

当然,还有自有品牌播客节目Startup School Radio,节目在沃顿商学院旧金山分校的商学院电台( Business School Radio)录制,主播Aaron Harris也是YC的合伙人之一。

这些套路,陆奇并不擅长。陆奇不写书,不写博客,不写公众号,也不上节目,他所拥有的仅仅是个人号召力。因此陆奇的首要任务,如他所言是“招人”。

“目前为止,YC中国只有一个员工——就是我自己。”陆奇说:“YC中国也将努力建立一流的团队,充分发挥YC全球研究院持久的科研潜力,把YC在美国硅谷的成功经验带到中国并充分本地化,全力帮助国内初创企业进一步发展和培养创业人才,加速中国科技和社会进步。”

陆奇认为YC中国的机会在于,“由中国和美国共同驱动的新一轮技术创新将对世界工业和社会产生变革,所以我们需要设计新的机制和环境推动和拥抱这样的挑战”。

创新的摇篮是早期生态,这个生态中的资本投资、人才开发、科研和商业化创新机会这四个方面,都急切需要被全面革新。“新的制度和新的组合方式需要被探讨和创造,尤其是跨太平洋的合作。”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来源网络)

为此,陆奇的措施倒是非常清晰:

· 投资:早期YC中国将继续推动创业者、初创企业的加速,将采纳YC美国行之有效的方法论和一些实现的手段,充分把它本地化,运用到中国的业务上来。同时YC中国也准备在中国当地融资,这是本地化重要的一环。

· 培训:这与YC中国投资的业务是完全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的,也准备首先要引入YC在美国行之有效的一些经验,并将这些本地化和长期开发,为中国创业者提供行之有效的培训方法和内容。

· 科研:准备通过多种方法更长期、更有效地投入科研,这将成为YC全球研究院重要的组成部分

· 公益:YC创新的结果必须回报给社会,目的是把创新的结果更多的投入公益和慈善事业,YC中国准备重点将在于帮助人们,和社会,更好地解决由于技术发展而带来地就业影响。

但感觉这一切要上正轨,至少需要一段时间了。不知道陆奇看中的项目会是什么情况。

另外一个疑问是,既然YC想让YC中国本地化,那么他们为什么不寻找一个更接地气的人来操盘呢?陆奇虽然德高望重,但毕竟不是在中国本土成长起来的创业者,他那套硅谷职业经理人的经验真的适合中国创业者吗?

或许,YC中国彻头彻尾就是陆奇的主意,YC只是顺水推舟,如果成了,挺好,成不了,那也没有特别的损失。

02 别无选择

但陆奇别无选择。

他本可以从微软离职后就功成身退,既然当时去了百度,说明他心中还是有些“大想法”。而从百度离开之后,无论是去另外的中国互联网公司、还是重回美国互联网公司、甚至是自己重新创业,做投资都或多或少不适合他现阶段的情况。

坊间传言陆奇在加入百度之前曾收到过腾讯的邀请,不过腾讯给出的职位是CTO,与他所期待的CEO相差甚远。而百度之后,其他大公司,比如阿里、京东、滴滴、美团,他们都是并非真正意义的技术驱动,他们并不能对科学家陆奇形成足够吸引力。

而一个小插曲是陆奇在拼多多担任独立董事,一度引发猜测。但这其实并不能说明什么,科技公司在上市前通常会邀请一位具备公众影响力的人物,代表公众行使监督权。

李彦宏与陆奇(图片来源网络)李彦宏与陆奇(图片来源网络)

不过,人们倒是喜欢将陆奇的离开归咎于所谓公司政治。

在陆奇入职百度的前半年,百度各业务群组及负责人都将直接向陆奇汇报工作,而陆奇将向CEO李彦宏直接汇报。但是到2017年年底,原先很多直接向陆奇汇报的业务,又变成向业务线相应副总裁汇报。

李彦宏与马冬敏的纠葛更是吃瓜群众的最爱。但实际上,公司内部的微妙关系,在哪儿都有。

2008年,时任微软首席执行官的斯蒂夫 鲍尔默力邀陆奇加盟微软,负责微软的搜索业务。在陆奇加盟后不久,微软推出了 Bing 搜索业务,陆奇在微软内部的地位进一步上升。2013 年,鲍尔默领导下的微软进行了大调整,原有的 8 大产品部门被合并为 4 个:操作系统 ( OSG ) ,应用软件 ( ASG ) ,服务器 ( C+E ) ,和硬件 ( WDG ) 。陆奇成为了微软 ” 四大天王 ” 之一。

一朝天子一朝臣,萨提亚·纳德拉接任微软首席执行官一职后,微软未来战略和业务重心都有所调整,内部的架构和人员调整也随之而来。据说真正促使陆奇离开微软的导火索是Slack收购案,陆奇看好这家公司,但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和微软现任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却表示反对,认为应该把资金用在继续打造 Skype上。

从这个角度来看,要想遵从内心,陆奇就不能给别人打工。但创业似乎也不适合他。尽管就凭“陆奇”这两个字,他就能融到不少的钱,但他毕竟已经57岁了。

于是,一切的可能性就都推向了“投资”,就像当初李开复离开谷歌创办创新工场一样。

李开复(图片来自网络)李开复(图片来自网络)

“我要成立的不是风险投资,也不是天使投资。”李开复当时接受CBN记者专访时表示,他计划募集8亿元人民币的资金用于第一个五年周期,开创一个天使投资+创新产品和团队的平台,名为“创新工场”,开辟中国风险投资和创业的一个新模式。

陆奇的选择有异曲同工之处,观点也与李开复从谷歌离职进入新生活那会儿非常相似。

当时李开复说——主要的理由是看到中国互联网创业的机会,和创业者需要辅导帮助。VC都往后期走,早期投资成为真空状态,是一个最好的搭建品牌,提供价值的机会。而做早期需要的团队和专长恰恰是我和我的创始团队拥有的。虽然做“超级天使”很辛苦,而且“批量孵化”引起不少质疑,我觉得如果能很快打造品牌、构建团队,这是一个很特殊的机会,但是这个机会只有一个短暂的time window(时间窗口期),而且只属于愿意冒险的人。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李开复的创新工场投资轮次逐渐后移。

陆奇的选择和李开复的选择有何不同呢?

李开复是自己募资,更偏向“投资”,陆奇则是偏向“孵化”。李开复是以自己为创始人,创立创新工厂,陆奇则是借力YC。

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是,凭着陆奇自身的价值,他完全可以自立门户,YC中国一片空白,需要他从零开始组建团队,甚至募资,为什么他不像李开复一样自我成就,而是选择了一个在中国草根创业者心中认知度并没有太高的YC呢?

陆奇的答案是天时地利人和。

陆奇认为继续在大公司做大规模、强度高的工作已经不适合自己。而市场正处在大规模技术驱动创新的前夜,想要直接参与这次创新大浪潮的他认为YC这样专注创业投资及加速器的公司是最好的选择。人和的因素则是陆奇和YC总裁Sam Altman早在2005年相识,认为彼此志同道合。

对于陆奇来说,YC中国不见得是件易如反掌的轻松工作,习惯了从1到N的职业经理人角色,突然之间要做从零到一的事情,不知这位神级人物能否适应。

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发现头条 » 单枪匹马,陆奇正勇猛地跳向下一个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