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亿巨资杀入长生生物涨停 谁还在疯狂买这只假疫苗

  业内人士认为,对散户而言务必要冷静,虽然股价跌的很多,但以 ST长生 目前的环境和自身状况,一地鸡毛是唯一宿命,千万不要追。

两分钟上演“地天板”

今日(30日)早盘,ST长生毫无意外的以3.11元的跌停价开盘。但随后风云突变,两分钟内,ST长生被从跌停板上直线拉至涨停!

成交明细显示,从9点54分30秒到9点56分18秒的不足两分钟时间内,ST长生就从跌停板被拉至涨停板,成交额已经过亿元。

截至早间收盘,ST长生报3.43元,成交额为4.64亿元,换手率高达35.39%。涨停板上的封单依然高达7.72万手!

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经历32个连续跌停的ST长生,股价已经暴跌86%,32个跌停日的总成交总额仅7018万元。昨日(29日)收盘价为3.27元/股,已跌破净值。

谁在买进“无法理解”

ST长生股吧内投资者发帖刷屏,有借机卖出者感叹“居然有机会逃出生天”,更多的是投资者表示对时至今日仍在买进ST长生的行为“无法理解”。

吃瓜群众觉得匪夷所思,微博上不少知名财经博主也觉得难以想象:

中证君在一个股票交流群里注意到,有投资者确实参与了。“311(ST长生早盘的跌停价格)刚挂上按确认键,结果直接地天板。”不过,这位投资者也表示:“明天有可能低开横盘,然后再继续向下,跌破2元无悬念。原计划311买上赚10%,明天直接挂跌停板卖出。”

有业内人士对中证君表示:“今天是非常典型的情绪化资金做短线,并非大资金认可ST长生的股价已经合理。很多基金已经把ST长生的估值计提为零,一方面为了防止套利,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基金对这支股票的态度。今天这么大的成交量,机构资金离场的概率极其高。对散户而言,务必要冷静,虽然股价跌的很多,但以ST长生目前的环境和自身状况,一地鸡毛是唯一宿命,千万不要追。”

上海国钰投资合伙人李涛对中证君表示:“仅仅只是连续跌停后,市场一个正常交易行为,不是任何事件性、基本面的表达。它已无力回天。毫无悬念,还会继续跌,回到它应该去的位置。”

如果说连续跌停是一个死结,那么在今天神奇的“地天板”之后,勒在长生生物脖子上的这根死结终于被解开,这将深刻影响上市公司相关利益方的命运——无论是公众股东(散户+机构投资者),长生生物实际控制人高俊芳及其家族,3年前借壳的交易对象,还是给高俊芳之子张洺豪出借6.3亿元巨款的兴业证券

他们的命运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又是谁在“刀口舔血”,花费4.6亿巨资拉抬长生生物?

公众股东:平均亏损53万元,最多可能亏1.5亿

今日上午,长生生物成交额高达4.6亿元,换手高达35.39%——这意味着,2.5万长生生物股东结束了噩梦,可以套现离场。

不过他们“赎身”的代价是惨重的,按照其跌停前24元左右的价格计算,长生生物市值蒸发了205亿元,蒸发比率高达86%。即便剔除高俊芳家族的持股,股民平均损失也高达53万元。

其中,一些大户可能损失尤其惨重。

比如一位名叫“杨红”的大户,在2017年一季度买入长生生物616.8万股,到今年一季度又加仓740万股,其持股总数达到1312万股,粗略计算其动用的总成本大概在2亿元。如果Ta没有在7月13日之前减持(之后长生生物连续跌停),其损失数额将高达1.5亿元左右——这得累坏多少台印钞机?

还有一位叫张敏的大户,今年一季度买入长生生物662万股,总成本大约9900万元,若Ta在二季度同样没有减持,其损失额为7600万元左右。

其实,和杨红、张敏一样,在今年上半年买入长生生物的股民不少,因为这一区间是长生生物的高光时刻。从2月中旬到5月11日的最高价29.99元,长生生物累计涨幅高达145%。其股东户数也随之水涨船高:2017年年底是2.1万户,到今年7月10日已经增加至2.5万户。

但也有幸运儿。比如曾经持有长生生物6.77%股权的曲水卓瑞瑞创业投资合伙企业,在4月19日至7月9日期间,通过大宗交易累计减持了该1723万股,减持比例为 1.77%;减持区间处于18.7元至22.5元之间,累计套现约3.5亿元,成功躲开地雷。

连带入坑的“商业伙伴”:损失至少10亿

虽然散户的遭遇很悲伤,但最悲伤的故事还另有其人。

众所周知,长生生物是在2015年通过借壳黄海机械而快速上市的,而当时黄海机械的实际控制人为虞臣潘、刘良文二人(合计持股68.25%)。在完成借壳上市的常规动作后,虞、刘二人变成了长生生物的股东,分别持有4012万股、3910万股;而在2016年的一次股权拆分后,两人所持股份翻倍至8024万股、7820万股。

尽管虞、刘二人完全可以在长生生物借壳上市股价大涨后减持(两人均是无限售条件股),且在最高位减持的话,合计套现金额为47.5亿元。或许是长生生物一路高歌猛进的股价激励了他们,两人一股都没有卖,并一直持股到今年7月13日长生生物暴跌之前。而按照最新股价计算,两人的47.5亿元账面财富,已经只剩下5.4亿元。

如果他们没有让长生生物借壳,即便是借壳前的股价,两人所持股份市值也有15.8亿元。

只可惜,现实没有如果。虞、刘两人兜兜转转,连上市公司的壳都卖给了高俊芳家族,结果仍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财富缩水10亿元之巨。

更为糟糕的是,虞臣潘还利用长生生物的股份做股权质押融资。截至今年8月23日,虞臣潘已经将其所持2782万股股份质押。这其中,有1700万股是因为长生生物股价暴跌而补充质押的。不幸中的万幸,长生生物今日涨停,虞臣潘的股权质押风险可以得到解决。

借6.3亿巨资予高俊芳之子,兴业证券被深套

长生生物作为一家明星公司,其股价坍塌,影响的绝不只是股东,还有债权人。

在这些债权人当中,兴业证券无疑是陷入最深的。它曾给高俊芳之子张洺豪借款6.3亿元,张洺豪以长生生物1.67亿股股权作为质押,这其中有7336万股是追加质押的股份。以最新股价计算,这1.67亿股仅价值5.73亿元,已经不足以覆盖兴业证券的借款金额,更不用说其中的利息。

即便股价开板,兴业证券也无法通过减持的方式兑现自己的债权,因为高俊芳、张洺豪所持股份,早在7月份就已经被深交所进行限售处理。

此外,高俊芳及其丈夫张友奎、其子合计持有的长生生物股份(3.57亿股),已经被福建省高院轮候冻结,冻结比例为100%。

可见,兴业证券通过处置股权变现的路径,几乎被堵死。其最终能收回多少,取决于高俊芳家族能够拿回多少股份,而这样的希望也十分渺茫。

高俊芳家族:“人生赢家”不过黄粱一梦

从“疫苗女王”到身陷囹圄,从百亿富豪到企业瘫痪,高俊芳家族的命运,短短1个月被彻底改变。

高俊芳最核心的资产,即是长生生物,但它徘徊在退市的边缘。

7月27日晚,证监会公布《关于修改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的决定》,根据新规,对有关重大违法公司,特别是严重危害市场秩序,严重侵害群众利益,造成重大社会影响的,坚决依法实施强制退市。市场将其普遍理解为是对长生生物退市“量身定制”。

虽然名义上还是长生生物的实际控制人,但高俊芳家族由于股权被完全冻结,且她本人已被刑拘,完全丧失了对长生生物的控制。与此同时,长生生物的经营也已崩溃,子公司停产、资产被查封,公司自身及全部子公司名下34个银行账户全部被冻结银行账户被冻结,募集资金投项目暂停。

此外,高俊芳家族还要面临来自债权人、损失惨重的股东们的压力,当然还有假疫苗的赔偿问题,其中任何一方的诉求,都是她难以承受之重。

谁在炒作长生生物

股价崩盘,退市危机压顶,实际控制人被刑拘,股权被冻结,经营停滞,企业形象跌至马里亚纳海沟……对绝大部分人来说,长生生物是避之不及的垃圾股。为何仍然有人斥巨资,主动为被套的数万股东解围?

是看上了长生生物极低的股价?毕竟从24元一线到现在的3.43元,已经打了“一五折”。但事实是,中信保诚基金、天弘基金、长城基金、平安大华基金、华夏基金等基金,将长生生物估值调整到了零。

是看上长生生物的低估值?毕竟市盈率5.3倍,市净率0.92倍(即股价低于每股净资产),股息率高达11.66%——这可能是A股估值最便宜的了。但这些估值都是基于长生生物疫苗事件爆发之前的财务数据计算得来,现实情况是,长生生物经营已经停摆,中期财务报告都不能及时发出来,其估值水平在中报披露后,将被彻底改变。

是看上了长生生物容易被炒作?扣除高俊芳家族被冻结的股份,还有虞臣潘被质押的股份,长生生物实际流通的股份市值只有20亿元,确实是一只袖珍股,用少量资金即可达到改变股价的目的。

这些炒作的资金,无疑是火中取栗,毕竟远有乙肝疫苗研发失败的重庆啤酒,近有债务危机缠身的乐视网,意图第一时间抄底的资金,最终的结局都是被深套。

多只疫苗股逐渐收复失地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ST长生,多只疫苗股在“疫苗门”过去一个多月后已经逐渐收复失地。

在公布了亮丽半年报业绩后,双鹭药业昨日股价大幅高开近4%,收盘上涨2.98%,报收35.23元。沃森生物华兰生物长春高新等多只疫苗概念股也已经走出阴霾。

甚至于,部分疫苗股的三季报预告也相当令人满意。智飞生物预计前三季主营业务收入、净利润等重要财务指标较上年同期将有较大幅度增长;华兰生物预计前三季净利润约6.19亿元至8.05亿元,同比增长0%至30%。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就在“疫苗门”时间发酵下,多只疫苗概念股被机构大手笔抄底。

数据显示,7月24日长春高新龙虎榜中机构合计买入金额超过4.6亿元。7月23日,3家机构合计买入华兰生物超过亿元。

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发现头条 » 4.6亿巨资杀入长生生物涨停 谁还在疯狂买这只假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