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社交媒体的好日子结束了!

桑德伯格与多西参加参议院听证会桑德伯格与多西参加参议院听证会

郑峻发自美国硅谷

“社交媒体的狂野西部时代结束了!”

随着社交媒体的影响力不断上升,美国政治选举局势日益紧张,社交网络巨头们面临的监管形势也在日见严峻。过往的宽松环境可能即将结束,他们或许很快会面临更为严格的监管法律。

多西Twitter直播

美东时间周三,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召开听证会,调查外国通过互联网干涉美国选举一事。这是自今年4月的Facebook听证会之后,美国国会再次针对社交网站的政治影响力召开聆讯。对美国社交网站巨头来说,此次听证会或许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他们的监管环境可能会发生巨大变化。

这一次,扎克伯格没有再次接受车轮盘问,面对国会议员们的是Facebook二把手、COO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一同赶赴哥伦比亚特区的,还有Twitter联合创始人兼CEO杰克·多西(Jack Dorsey)。这也是两人首次在国会山参加听证会。

在此次听证会上,桑德伯格的表现自信又沉稳,回答问题时微笑面对参议员。在前往硅谷之前,桑德伯格曾经在克林顿时期的美国财政部任职,担任财政部长助理,拥有丰富的政界经验。在加盟Facebook之后,桑德伯格帮助当时稚嫩的扎克伯格培养政府关系和公共关系能力。

相对而言,多西的表现略有紧张。步入不惑之年的他留着络腮胡,几丝花白胡须让他显得有点沧桑。多西此次的行程不轻松,上午两个半小时的参议院听证会结束后,多西下午还要参加众议院能源与商业委员会(House Energy and Commence Committee)长达四小时的听证会,就Twitter的政治立场进行听证。

作为Twitter的CEO,多西此次参加听证也不忘给自家产品打广告。在听证会开始之前,他拿出自己的手机,向参议员们表示自己会在Twitter上发布听证会发言。整场听证会,他共发布了17条推文,几乎直播了自己在听证会上的表现。由于多西个人的整洁癖,Twitter还是没有长微博功能,完整一段话需要分几条发完。

此次听证会原本还邀请了互联网巨头谷歌参加。但无论是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还是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andar Pichai)都拒绝赴国会参加听证,仅派首席法律顾问出席。这一傲慢决定激怒了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他们没有允许谷歌首席法律顾问出席听证会,而是在Twitter和Facebook之间直接留出一个空位,以示对谷歌的抗议。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马克·沃尔纳(Mark Warner)直言不讳地表示,对谷歌非常失望。而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克·卢比奥(Mark Lubio)更是直接称,谷歌不参加听证会,“可能是因为他们太傲慢了!”

社交媒体责任

整场听证会的关键词就是监管与责任。国会议员们一次次提醒多西和桑德伯格,Twitter和Facebook需要为自己平台的内容责任。而主持此次听证会的参议员马克·沃尔纳开门见山强调,美国国会计划对社交平台颁布相关监管政策。“社交媒体的狂野西部时代即将结束。”

外国(俄罗斯)干涉美国政治固然是此次听证会的一大焦点,但两党参议员们更关心的是他们即将展开激烈争斗的中期选举。不同于传统媒体,社交媒体在社会舆论和政治竞选中扮演的重要作用以及平台可能的政治立场,让两党议员们都无法心安,这才是此次听证会的意义所在。

无论是民主党参议员,还是共和党参议员,都不断追问Facebook和Twitter如何采取有效措施针对不断增加的可疑外国干预行为。与4月份扎克伯格听证基调一致,桑德伯格再次强调了Facebook在识别和去除虚假账号与广告方面的改进与提升。Facebook此前刚刚宣布,已经删除了数十个试图干扰误导美国中期选举的虚假账号。“我们会继续战斗的!(we will keep fighting)”她对参议员们承诺说。

与组建上万人内容审核团队的Facebook不同,Twitter在内容监控方面人员和技术力量都比较薄弱。此前被曝光的俄罗斯通过网络虚假账号和谣言干预美国大选,这家社交媒体巨头也同样卷入其中。多西也承认,Twitter需要与学术界合作,提高识别虚假账号与信息的技术手段,并通知用户。

西弗吉尼亚民主党参议员曼钦(Joe Manchin III)则提到了社交平台的承担责任。他直接表示,社交网站需要为平台上非法出售药物导致民众死亡案件承担责任。关于这个问题,多西和桑德伯格都没有直接回答。不过,他们都表示,愿意接受监管环境的改变。桑德伯格在回答沃尔纳参议员时表示,“我们认为问题并不是是否进行监管,而是进行正确的监管。”

230条款或变

无论是多西还是桑德伯格,都强调了《通讯规范》法案230条款对社交网站的保护作用。多西表示,“230条款带来的诸多保护,令我们受益颇多”。桑德伯格也表示,230条款在帮助Facebook规范平台内容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什么是230条款?1996年互联网刚刚兴起之时,美国克林顿政府曾经制定《通讯规范法案》(Communication Decency Act),试图监管网络世界的低俗内容和色情内容。然而,由于这一法案中的反低俗条款与美国宪法的言论自由修正案相抵触,次年就被美国最高法院全票通过判处违宪。

从某种意义上说,如今互联网世界泛滥成灾的成人内容和蓬勃发展的色情网站,正是得益于美国最高法院的这一判决。不过,尽管美国最高法院废除了《通讯规范法案》的核心内容,但却保留了其中的第230条,而这一条款也成为了护航新兴互联网行业高速增长的一把保护伞。

这就是著名的“避风港”条款:互联网平台无需为第三方使用者的言论负法律责任。如果网络内容不当,政府也只会追究发布者的责任,而非提供发布平台的互联网公司。另一方面,230条款也授予了互联网平台出于“善意原因封锁和屏蔽冒犯性内容”的权利。

没有避风港条款,就不会有当时的网络论坛乃至后来的社交网站的兴盛壮大。换言之,230条款是Facebook以及Twitter成长为社交媒体巨头的重要支柱,他们不需要为自己平台上的各种言论担责,也不需要为自己处理不当言论负责。在随后的一次次监管事件中,互联网公司也频频引用230条款为自己开脱。

言论自由立场

社交媒体本身的政治立场和言论自由原则也是国会议员,尤其是共和党参议员所关心的话题。他们担心Facebook和Twitter会因为所在地硅谷占据主导的自由派立场,压制保守派的政治言论,从而影响到民众的选票倒向,对今年的中期选举形势产生不利影响。

在今年4月的扎克伯格听证会上,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就问到了Facebook平台压制保守派团体言论的话题。扎克伯格当时坦率地承认,Facebook处在硅谷这个政治立场极端左倾的地方,而自己在努力保持着平台的政治立场公平。但他也不得不承认Facebook的确存在刻意压制保守派和特朗普支持者的行为,并为此公开道歉。

Twitter的员工政治立场也没有什么差别。去年年底,一位Twitter员工甚至私下删除过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账号,迫使多西公开道歉。而在此次听证会之前,特朗普刚刚炮轰谷歌等互联网巨头都站在民主党一边,对自己持有政治偏见,故意提高自己负面新闻的搜索权重。

在下午的众议院听证会上,多西承受的压力甚至比上午更为沉重。他不得不多次重申Twitter秉持着中立公正的平台立场,对所有言论持有相同的标准,并不存在故意打压保守派的行为。俄克拉荷马共和党众议员穆林(Markwayne Mullin)直接向多西问到他本人的政治立场,而多西则回答自己是独立人士。与扎克伯格一样,多西也不得不在员工的政治立场和平台的公平中立之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尽管从他本人多次转发的政治内容来看,多西的政治立场也是偏向于自由派。

此前Twitter一度封杀了右派人士阿莱克斯·琼斯(Alex Jones)的账号,随后又恢复账号。琼斯本人也参加了此次听证会。他所创办网站InfoWars的内容已经先后遭到苹果、Facebook和谷歌等诸多互联网平台的封杀。

谁来把持社交媒体封杀的标准?多西回答是算法。伊利诺伊州共和党众议员拉里·布雄(Larry Bucshon)当场要求多西公开算法进行审核,查看是否存在政治偏见。多西则表示,今天肯定不行,但Twitter会进一步提高透明度。

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发现头条 » 美国社交媒体的好日子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