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目前的危机: 内忧远大于外患

你知道猪肉为什么一直在涨吗?

你知道中国粮食为什么还要靠进口吗?

其实,

中国最大的危机是我们的餐桌!

它已经严重威胁到我们的民生和发展。

而且这其中的“内忧”,

要远远大过于“外患”。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

看完这篇文章列举的事实,

您或许会有同感。

236个中国农民不抵一个美国农民

2011年的时候,

中国的农业人口为6.7亿,

而美国的农业人口仅为284万。

中美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口之比超过了236∶1。

尽管人口比例差距如此之大,

但美国的农业远比中国的农业强大。

美国以不到300万农业人口,

成为了世界粮食生产出口第一大国,

其一个国家的粮食出口,

就占到了世界粮食出口总量的一半。

当时得出的说法是:

236个中国农民的生产力不抵1个美国农民!

从数据得出的结论可能并不准确,

但不可否认的是,

中美两国农民生产力有着巨大的差距。

可怕的是,

这种差距竟然还在不断拉大!

中国农民的痛苦是成本和政策

2006年的时候,

我们的粮食还完全自给自足,

并出口了一千万吨粮食,

可10年之后,

我们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粮食进口国。

2015年,

我国累计进口包括大豆、小麦、玉米和大麦在内的粮食及谷物粉1.2亿吨,

同比增长20%。

除了粮食,

我们还大量进口肉制品。

根据海关数据统计显示,

2014年我国总体进口猪肉以及猪杂碎137万吨,

其中猪肉进口量为56万吨,

进口猪肉的主要来源国为美国、德国、西班牙以及丹麦,

分别占我国进口猪肉的20.7%、18.9%、16.2%以及11.9%。

2015年上述数据更新为,

全国进口肉类总量244.79万吨,

其中进口牛肉48.53万吨,

同比增长40.6%;

进口羊肉、猪肉、禽肉,

分别23.26万吨、133.71万吨和39.30万吨。

这里最有意思的是价格,

进口的牛羊肉才合12-13元/斤,

这在国内是购买活体牛羊的价格。

就在前几天,

号称20年难解的“猪周期”,

受到史上最高进口量的“洋猪肉”挑战。

就在本土猪肉价格一路上涨的时候,

大量美国的生猪进入了中国。

价格仅为2.5元一斤,

比本土生猪价格足足便宜了6元钱。

为什么我们一个“农业大国”的农产品要依靠进口,

表面上是价格推动了市场,

归根结底是我们的“生产力”远远落后别人。

中国的养殖业产能占全球50%,

但养猪成本却大大高于国外,

去年美、德、巴西、越南的成本价,

只相当于人民币4.0~4.5元/斤,

而我国的成本价是6.0~ 6.5元/斤,

一度还达到7.0~7.5元/斤。

成本的控制能力就是生产力的直接体现。

这种差距在农作物上体现得更加明显。

中国农业和美国农业的竞争,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小农经济与资本经济的竞争。

美国的家庭大农场,

都在1000-10000英亩之间,

且依然处于动态兼并中,

1万英亩以上的农场已非常普遍。

1万英亩相当于中国的6万亩,

而中国农民种植的土地,

只有区区几亩几十亩,

流转后也就百多亩地,

只有内蒙古和东北等地,

才见到千亩以上的家庭农场。

另外美国农民种地是有补贴的,

他们收入的40%来自政府补贴。

也就是说只要种地,

这40%就是纯利润的,

没有人敢克扣。

经营1万英亩大农场的美国农民,

每年扣除农资、劳动力和税费,

还可有200多万美元的净利润,

这200万美元分摊到6万亩耕地上,

每亩仅33美元,

即约合219元/亩,

这样的土地效益在中国,

农民是根本不会去干的。

在中国每户几百元不到的补贴,

连贫穷的中国农民都看不上眼,

他们在城里打工一天就能挣到。

而美国农民为什么能撑下来,

就是因为除了这些纯利润,

还能有政府的补贴。

也就是说,

中国的小农们还不仅仅是在跟资本经济竞争,

别人背后还有强大的政府在支持。

这样一比较,

我的生产力不落后才奇怪呢?

房子“吃”掉了大量耕地

英国有个“羊吃人圈地”运动,

中国有个“房吃人圈地”运动。

中国房地产的发展的代价之一,

是消失了3亿亩耕地。

我们现在的20亿亩耕地,

占世界耕地面积的不足十分之一,

但我们要养活占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

我们人均耕地只是美国的十三分之一,

加拿大的十八分之一,

连比我们穷的印度人均土地都是我们的1.2倍。

我们比美国多十亿人口,

但美国却比我们多近十亿亩耕地。

工业化严重破坏耕地质量

除了被房子“吃掉”了大量耕地,

我们激进的工业化进程,

也使得耕地受到破坏。

国务院早在2005年,

就开始了全国土壤污染状况的初步调查,

到2013年结束。

这项历时八年,

关系着国计民生的大调查本应对全社会公开,

但最终只在2014年4月时,

发布了一份仅有5页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

对土壤污染的情况作了极其简单的说明,

没有任何详细内容。

在有关部门仍在大谈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的时候,

耕地质量的红线却早已失守。

这份仅有的官方报告显示,

中国土壤环境状况总体不乐观,

部分地区土壤污染较重,

耕地土壤环境质量堪忧。

中国土壤超标率为16.1%,

以镉、汞、砷、铜、铅、铬、锌、镍,

等重金属为代表的无机污染物超标最为严重,

其中镉的超标率达7.0%,

成为耕地中最常见的污染物。

这些在土壤中积累的重金属,

最终又被农作物吸收,

粮食果蔬带着重金属的残留进入日常人家的餐桌。

空气的和水的污染是大家都能看到的,

而土地的污染相对却是“隐形”的。

并且土地的污染更加难以自愈,

一块地如果被污染了,

可能要等上百年才能够稀释掉土里的毒素。

中国的农业是否无解?看看以色列吧!?

土地是农业之本,

现在土地污染这么严重,

能耕种的土地越来越少,

那么,

这个危机是否就无解了呢?

其实只要合理配置,

中国农业不是问题。

看看以色列,

用比我们少得多的资源却创造了一个农业奇迹。

2万多平方公里的以色列2/3的国土是沙漠,

一年7个月不下雨,

人均水资源还没有200吨,

是世界的1/50。

就是这么一个“荒蛮之地”,

却有着这样一组数据:

西红柿每公顷最高年产500吨,

沙漠地区柑桔每公顷最高年产80吨;

鸡年均产蛋280个,

奶牛年均产奶量1万公斤;

在花卉生产上,

温室大棚每公顷每季度生产300万支玫瑰……

以色列农村人口只占总人口的9%。

一个农业人员可以养活90人,

农业出口占据全国出口总值的9%。

按照以色列的农业水准,

地球可以养活3倍于现在的人口。

【滴灌技术高效利用水资源】

以色列温室无土栽培使用低流量滴灌喷头,

每小时供水仅200毫升。

这种方法灌溉的一个独特之处,

在于水分可以在培养基中均匀扩散,

从而减少水分的流失。

滴灌管线中安装了过滤筒,

它是一种塑料的多齿元件,

当水流经过滤筒时会产生涡流,

可以清除其中的沙粒,

防止细小的滴头出口受堵。

以色列还把管线埋藏在地下50厘米深处,

进行埋藏式灌溉,

这种灌溉可以减少蒸发保持地表干燥,

即使灌溉时也不影响田间作业。

以色列所有灌溉方式都采用计算机控制。

计算机可完成一系列的操作程序。

滴灌与水循环技术的结合,

发展出最新的“污水灌溉”系统。

通过检测作物对污水中盐分和重金属离子等的耐受力,

并保证对人体健康无害,

循环水不用再经过完全净化,

就可用于农业灌溉,

这大大节约了成本。

这种伟大的发明是逐利的商人文化所能想象的吗?

【开展订单农业】

以色列是订单农业,

有专门的机构,

根据国内和国际天气情况和经济情况,

测算每年需要的产量,

可以避免农产品价格,

在两个极端之间跳跃。

以色列奶牛饲养业同样按配额。

生产配额由以色列奶牛协会制定,

而产品价格则由政府部门控制。

市场需求达不到农产品供应量,

政府则给予补贴,

并告诉农民不要再生产那么多了。

以色列每年在研究与开发方面都有大量投资。

【像养孩子一样养作物】

以色列人在农业发展中乐趣无穷,

其农业奇迹的创造者,

绝不仅仅拥有滴灌技术和高科技材料,

还有爱心,

把作物当孩子养,

在这种条件下以色列农产品大量出口,

每年换取约14亿美元的外汇,

农业物资和技术的出口额也达12亿美元。

农业出口占以色列全国出口总值的9%,

是“欧洲冬季厨房”。

以色列“国父”古里安的梦想是:

让沙漠里开出鲜花,

在荒凉的内盖夫沙漠中,

使每公顷土地的玫瑰年产量高达300万枝。

以色列农业的灌溉用水是以滴计算的。

以色列的水资源利用率能够达到100%,

日本是30%,

中国是10%。

以色列城市废水的70%被回收净化用于农业生产。

作物在每一个生长步骤所需的营养,

需要达到的成长效果都经过预先设计,

并由计算机系统严格保证实施。

按照以色列的农业标准,

中国可以养活全球的人口……

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发现头条 » 中国目前的危机: 内忧远大于外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