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阿汤哥:一直在突破,但从不打无准备之仗

叱咤影坛数十年,56岁的阿汤哥为什么这么不爱惜自己?阿汤哥不认同这种说法,他强调自己从不打无准备之仗。

对话汤姆·克鲁斯对话汤姆·克鲁斯

新浪娱乐讯 动作替身是产业规范化后的必然分口,使用替身也是好莱坞当下的常规操作。今年早些时候,好莱坞老牌动作明星连姆·尼森来华宣传《通勤营救》时曾说到这个问题。他认为从安全考虑,动作替身更加专业,演员没有必要以身犯险。

确实如此。但汤姆·克鲁斯无疑是个例外。近年来,只要是阿汤哥的电影,“不用替身”都会掀起一波话题。比如,2016年在内地上映的《侠探杰克:永不回头》,里面从高楼跳下的场景就是阿汤哥真摔;2017年的《新木乃伊》,其中的零重力坠机也是他真人上阵。至于个人生涯的招牌系列“碟中谍”,阿汤哥更是自我超越无极限,一部比一部豁得出去。

从《碟1》的高空垂降到《碟2》的徒手攀岩,再到《碟3》的高楼跳跃,《碟4》的爬迪拜塔,《碟5》的徒手扒飞机,及至如今《碟6》的高跳低开、直升机追逐,所谓“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系列每一部都在不断拔高这个“不可能指数”。

《碟6》的高跳低开、直升机追逐《碟6》直升机追逐

也是因此,不用替身、拼命三郎成为阿汤哥的代名词。叱咤影坛数十年,56岁的阿汤哥为什么这么不爱惜自己?阿汤哥不认同这种说法,他强调自己从不打无准备之仗,“我不是随随便便就去做这些的,我都是花了好多年的时间去准备,并且,每次做的时候,我都要确保现场越安全越好。”

比如影片开始不久就出现的“高跳低开”,跳伞者从大概7620米的高空跳下,在离地只有609米左右开伞,难度非常大。阿汤哥为了这个镜头一共跳了106次。好友兼搭档西蒙·佩吉说,阿汤哥私下就是跳伞爱好者,“他跳了无数次了,这个我根本不会担心。”阿汤哥自己也一再申明,这些特技镜头都是经年累月的训练所得。

再比如高潮段落的直升机追逐,早在宣传《新木乃伊》时,阿汤哥就透露《碟中谍6》的必杀特技将用到直升机,并表示自己已经早早开始做训练。本来就会开飞机的阿汤哥虽然花了12天就拿下了直升机飞行资格证书,但后续从安全考虑,他在实拍前又训练了一年半的时间。且在整个160天的拍摄期内,阿汤哥也一直没拉下训练,在拍摄任何一个特技镜头的时候,都要配合着其他镜头的常规训练,确保万无一失。

汤姆·克鲁斯汤姆·克鲁斯

“我有一句座右铭,我要做的不是要小心,我要的是能胜任(I have a motto。 I don‘t want to be careful。 I want to be competent。 )”阿汤哥认真道,“胜任意味着你清楚你做的,并且你有能力把它做成。我无时无刻不在准备着。虽然我一直在努力突破极限,但是我从不会做力所不能及的事情。”

这些努力最后证明是值得的。谍战片最重要的是氛围的营造,阿汤哥真人上阵无疑是其中最大的酵素。试想一下,如果不是提前知道电影中的镜头都是阿汤哥真人上阵的话,《碟中谍6》的观感还有那么刺激吗?谍战片日渐式微的当下,这或许也是《碟中谍》系列仍能屹立不倒且愈发生机勃勃的一大原因。只是,《碟6》的极致过后,真的禁不住好奇,接下来阿汤哥要怎么做才能继续超越自己?

对话:

新浪娱乐:首先还是要说说这些特技镜头。我很好奇您和团队是怎么想到这些特技镜头的?是先有故事,还是先有特技?这个过程大概是什么样的?

汤姆·克鲁斯:说到特技镜头的话,这类电影,尤其是“碟中谍”系列,都是反复在讨论,反复在尝试,来来回回确定下来的。拿《碟6》来说,我和导演最早是想,这部电影的情感调性是什么样的,然后开始考虑可以在哪些地方拍,在这些地方可以做哪些动作。当然,有些东西是我们一开始就是确定要做的,比如高跳低开,还有直升机。我们一早就知道要做这些。在思考故事的时候就会想着,要在什么地方拍,又要怎么把这些放到故事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会丰富细节,比如,导演最后就跟我说,我想让你抓着绳子爬到直升机上,然后掉下来。我们就这样在故事和特技之间来来回回,不断地丰富。

新浪娱乐:从想到一个特技镜头,要最终拍摄,这中间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汤姆·克鲁斯:需要特别长的时间。比如直升机镜头,虽然我只用了12天就拿到了直升机飞行资格证书,但后面我为了这个镜头又训练了一年半。实际上,我平时都一直在锻炼,随时准备迎接下一部《碟中谍》。武打训练、摩托车训练、跳伞等等,这些都需要很长的时间去准备。这次的拍摄时间也很长,一共花了160天。之所以这么长,一是因为这部电影没有A组B组之分,导演克里斯托夫·迈考利执导了每一个镜头。第二个原因是,所有的特技我都要亲自上阵,所以当我在拍其中一个特技镜头的时候,我要确保留出足够的时间继续为下一个特技镜头做准备。比如,我在拍直升机那段的时候,还要跟上摩托车的训练,和厕所大战的武术训练。要拍这么一部电影,真的要花费很多年去准备。尤其是里面很多东西,观众从来没有在大银幕看到过,我们需要想好怎么做最安全。比如高跳低开,导演和我想着要一镜到底,这样会给观众一个不一样的感受。但是要怎么去做?我们首先要教这位摄影师,他之前是专门拍跳伞比赛的,要怎么拍出电影的感觉?要用什么样的镜头?焦距要什么样?头盔要什么样的?所有这些都需要一点点去钻研。

新浪娱乐:说到高开低跳,听说您一共跳了106次。我很好奇,和你同戏的亨利·卡维尔也要全程陪您一起跳吗?

汤姆·克鲁斯:亨利没有跳。他只是站在那儿,等到要跳的时候,他转过去,替身来跳。他的替身是一个跳伞世界冠军。亨利是想要自己去做的,但是这需要大量的训练,至少要好几年的时间,我们找到他的时候,只有几个月时间,根本来不及。而且这些镜头都是非常技术性的,也非常非常危险。每次拍这种镜头,我都会和身边的人说,你可以按照你的方式来,但是我会告诉他们,什么才是最安全的方法。这些方法都是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得来的经验。剧组其他演员的训练,我也都会参与,告诉他们怎么训练最好,最重要的是,我希望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们要拍一部怎么样的电影,要有心理准备。亨利真的很棒,我很期待他未来的作品。

高开低跳高开低跳

新浪娱乐:您都是自己亲自上阵,片场其他演员会不会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既然汤姆这么做了,我是不是至少也要试一试吧”?

汤姆·克鲁斯:我从来不会给他们施加任何压力,因为我知道,这些东西非常危险,非常技术性。我已经做了几十年。不过,我的确会跟他们解释,我们要拍一部“碟中谍”电影,这种电影需要什么,要怎么拍,我对他们也有一些要求,让他们从一开始就清楚,自己参与了一部什么样的电影。很多时候,他们都是说,没问题没问题,我想拍。不过,我们还是会先给他们做体能测试,看看他们是否真的能胜任,如果可以,再训练他们。比如凡妮莎(扮演“白寡妇”的女演员),她从来没有拍过动作戏,我和她有一场在酒吧的动作戏。我提前就会跟她说,要拍好这个镜头,你需要去训练,必须要真的能打,有哪些训练是你必须要做的。还有丽贝卡,拍《碟中谍5》的时候,我也说,我希望你来,但是你也要知道,如果你确定要来的话,有些事情你必须要做,如果你觉得不舒服,或者不想训练,没有问题,那不要来这部电影。话虽如此,但是我从没有在任何时候给他们施压,让他们做到我要做的极限程度。

新浪娱乐:新加盟演员,准备的时间毕竟有限,不过像西蒙·佩吉,你们合作了四部,这种压力会不会在他身上更加明显一点?

汤姆·克鲁斯:你知道吗?他自己想去做。反倒是我,看着他做这些,我会很紧张。《碟中谍5》的时候,有一个镜头是他被狠狠摔在墙上,我就很紧张,一直跟导演说,他还好吗?那个镜头拍完后,我立马走到跟前,问他怎么样。但是,他们老想着要做更多。我都很担心。

新浪娱乐:您看着他们会紧张,您有没有想过,您在拍那些危险镜头是,其他演员是什么感受?

汤姆·克鲁斯:(笑)我还真没怎么想过这件事。西蒙和丽贝卡曾告诉我,当我从直升机掉下来的时候,他们不知道我会做那个镜头,把他们吓坏了。但是他们也知道,我不是随随便便就去做这些的,我都是花了好多年的时间去准备。并且,每次做的时候,我都要确保现场越安全越好。我有一句座右铭,我要做的不是要小心,我要的是能胜任。胜任意味着你清楚你做的,并且你有能力把它做成。我无时无刻不在准备着。虽然我一直在努力突破极限,但是我从不会做力所不能及的事情。

新浪娱乐:厕所大战相比较而言,可能不如直升机追逐那么危险,但那场戏非常好看,您当时是怎么构思那场戏的?

汤姆·克鲁斯:我非常高兴你喜欢这场戏。这场戏是根据角色而来的,我和导演一开始讨论时就说这场戏不能只是武打,希望它能铺垫整个故事。亨利的角色和我的角色之间有一种对立在,而这种紧张的关系是通过第三个人反映出来的,这就非常有趣。另外,这场戏看着非常简单,但其实非常难拍。你看的时候,应该会发现,这场戏没有多少剪辑,不像常规动作戏那样,剪剪剪,特写+远景,特写+远景。我们希望能拍出一种胶着的感觉,三个人真的来来回回打了这么长时间。只有当故事需要剪的时候,我们才会剪。再者,我们不想要动作太过利落,我们希望能保有一种糙的质感。这场戏本来预计是四天内拍完,结果我们花了好几周去拍。就因为很难。我们本来想着尽量不伤着对方,不做接触,但是我又希望能不那么精准,所以有些镜头我们真的打到了对方。这样观众在看的时候,才会不知道怎么回事,更容易代入,会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厕所大战厕所大战

新浪娱乐:电影里有很多场戏都很刺激,我很好奇,单纯从一个观众的观感,哪场戏让您格外紧张?

汤姆·克鲁斯:太多了,真的很难选出一场。我觉得整个故事很有吸引力,其中一些小的细节我也非常喜爱。比如音乐,还有那场法国女警察的戏,我很喜欢。我一直想拍一部电影,能够好好展示一下剧组各个工种的才能,不管是导演还是演员。“碟中谍”系列就是这种电影,能够将每个人的才能发挥到极致。当我在看的时候,我真的就觉得非常骄傲,替整个剧组感到骄傲。我们走了那么多国家,拍了这么多影史上从没有过的镜头,无论是直升机追逐,还是高跳低开,还是巴黎的摩托车追逐,从没有人做到过这些,我真的很开心。

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发现头条 » 对话阿汤哥:一直在突破,但从不打无准备之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