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人士:马云离开有利有弊 阿里5年内不会有大问题

  马云,归去来兮

  “我想回归教育,做我热爱的事情会让我无比兴奋和幸福。”9月10日,在一年一度的教师节,同时是自己54岁生日这天,马云“许愿”要卸下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担子。

身为杭州十大杰出青年教师,马云1995年主动放弃铁饭碗选择下海经商,再到1999年草根逆袭般成立阿里巴巴,历经十几载成就了“中国互联网奇迹”的传奇企业家。

湖畔大学第四届学员、Blued创始人耿乐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在加入湖畔之前,一直梦想有一天在马云面前讲讲自己的成长经历和创业故事。”在他看来,马云不仅是一位值得敬佩的企业家,更像偶像一样可望不可及。

绸缪十载

按照马云公开信中的说法,做出这个决定“已经准备了10年”。

自阿里巴巴成立时,马云就对这家公司满怀希冀,“希望阿里能做102年,跨越三个世纪”。

熟悉阿里巴巴的人都知道,这是一家拥有强势文化的公司,“很多人刚进入阿里巴巴,觉得我们的价值观、使命感比较虚。但只要马云在一天,这就是一个天条。”这是马云2017年7月面对湖畔学院的学员时所讲的话。

之所以会施行如此严格的铁律,是因为马云曾在“选才用人”问题上被绊过脚。

2006年,马云先后引入一大批国际型人才,不乏卫哲(百安居中国区CEO)、谢文(和讯网CEO)、黄若(原易初莲花CEO)、曾鸣(长江商学院的教授)、吴伟伦(百事可乐中国区CFO)、崔仁辅(沃尔玛百货集团高级副总裁)、武卫(毕马威华振合伙人)。

空降兵的实力和经历毋庸置疑,但突然成为阿里巴巴元老级成员们的“顶头上司”,事情自然没预想的美好。

卫哲曾指出,身为职业经理人,他既要面对原管理架构的“质疑”,又把实现股东的利益最大化作为己任。于是,他大刀阔斧地对其负责的业务线进行改革,并将盈利和上市作为第一诉求。

2007年11月,阿里巴巴赴港上市,市值200亿美金,成为彼时中国市值最大的互联网公司,这也被视为马云和创业团队缔造的中国互联网史上的一大奇迹。当然,其中空降来的“团长”之一卫哲功不可没。

然而“文化”被马云视为企业价值观的问题所在,卫哲最终离开阿里巴巴。从外面聘请的人才中,大多数没干几年就走了。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只有曾鸣仍留在阿里巴巴并成为合伙人之一。

经此磨砺,马云在2010年7月确立创业之初便执行的阿里合伙人制度,由于他与合伙人们的首次会议在湖畔花园小区举行,故而将这种合伙人关系命名为“湖畔合伙人”。

湖畔合伙人最终以协议形式确定下来。当时的湖畔合伙人共27人,其中“十八罗汉”中真正在列的实际上只有7人。阿里巴巴公布的最新湖畔合伙人为36人。“只有建立一套制度,形成一套独特的文化,培养和锻炼出一大批人才的接班人体系,才能解开企业传承发展的难题。”马云所说的制度便是合伙人制度,而他为能在合适的契机推出合适且优秀的“接班人”,近十年从未停止过努力和实践。

五年铺垫

“从今晚12点开始,我将不是CEO。”2013年5月10日,一身潮装的马云现身阿里日及淘宝十年生日宴会上。

新任CEO陆兆禧从他手中接过接力棒,对外发出“传承阿里价值观,传承开放公平的互联网精神”的呼声。彼时,44岁的陆兆禧正式成为阿里巴巴集团CEO,让人难以忘怀的是他与马云在雨中拥抱交接的一幕。“我不再回来了。”48岁的马云单膝跪地宣布卸任CEO。

2014年,他还以个人名义成立马云公益基金会,其中关注的重点便是乡村教育。就是在这一年,马云将他的微博名称改成了“乡村教师代言人马云”。

就在马云离任CEO两年后,2015年5月7日,“张勇接替陆兆禧成为阿里巴巴新任CEO”的消息,被马云以一封内部邮件的形式公示出来。

张勇也是当年阿里巴巴外聘的职业经理人高管之一。在卫哲来到阿里巴巴一年后,时任盛大网络副总裁和首席财务官的张勇接到阿里巴巴的猎头电话。

而将阿里巴巴集团未来的第三任 CEO雇佣到公司的是蔡崇信——阿里巴巴当时的CFO。

提及蔡崇信,有人称他是马云的“张良”。阿里上市前董事会有四个席位,其中有他;阿里的合伙人制度中,只有两个是永久合伙人,一个是马云,另一个也是他。“能取得今天的成就,最感谢4个人——孙正义、杨致远、金庸、蔡崇信,如果非得选一个最感谢的,那就是蔡崇信。”马云曾说过,他最信任的人中肯定有蔡崇信,如果只选一个,也只有蔡崇信。

与马云一样生于1964年的蔡崇信,1999年5月第一次见马云及其创业团队时,就决定辞去瑞典投资公司的高薪工作,拿着象征性的500块薪水加入阿里巴巴。

回到张勇接棒CEO前夕,2015年3月13日,陆兆禧曾宣布辞去高德集团总裁,并将这一职务交给阿里巴巴移动事业群总裁、UC浏览器董事长兼CEO俞永福。

这段时间,马云制定了新目标——五年内全球首个交易额超过1万亿美元。张勇则在此时被马云选中,带领集团朝着目标冲刺。

从先后任命陆兆禧、张勇,外界分析人士认为马云的管理逻辑简单明了——为阿里不断蓄力,合适的人才在关键节点带着集团进一步向好发展。

回归初心

马云在众多企业家中是一个异数:既不懂技术,又不做广告运营,也非管理专业人士。

回忆起自己早年的经历,马云在纪录片里甚至自豪地说,“我教英语还是炉火纯青的。”即便离开教育行业二十几载后,马云对当老师仍有一股执念。

2015年,马云与多位企业家发起成立湖畔大学,他出任校长。2017年,马云还与阿里合伙人共同创建15年制的云谷学校,覆盖老人幼儿园、小学、初高中等,全英文教学。

马云在湖畔大学的讲课中,让耿乐印象最为深刻的是,马校长曾说,真正的马云并不是别人眼中的马云,每个人眼中的都有不同的马云。耿乐告诉记者,这样的话要是放在与马校长接触前,肯定也是带有疑惑的,而今感触大不同。

耿乐提及马校长在古田大课上竟然讲了一天,“下午时马老师已经很疲惫,但他仍然站在讲台上授课并与大家交流。”他深深感受到马云对“传道受业解惑”的热爱,“那是发自本心的。”

耿乐表示,财富对马老师来说已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影响力和对社会的贡献。而马云也不止一次对这些“求知”的学员们分享什么是企业家精神,他希望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心得去帮助更多企业家。

当马云决定从企业家再回归课堂之时,外界更为期待的是“一个时代的开始”究竟会怎样?将马云比作“造钟者”的砺石咨询、砺石商业评论创始人刘学辉认为,马云致力于构建一个依靠团队、文化与制度使企业自动运转而不依赖任何强人企业家的体系,如今阿里巴巴的整体架构和发展态势,也证明这一体系已经完备。

互联网行业分析人士方兴东认为,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及云计算这三级梯度的战略部署已基本成型,5年之内只要保持基本的发展节奏和惯性,阿里就不会出现重大问题。“对阿里巴巴的长远发展而言,马云的离开有利有弊。”方兴东说,不可预知的是,在阿里即将成为5000亿美元世界级超级巨头之际,马云这样一个英雄人物的离开,企业难免会突破以往长期积累的企业文化和价值观局限。

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发现头条 » 分析人士:马云离开有利有弊 阿里5年内不会有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