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摩院何以成为全球科研人才的“理想国”?

达摩院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启动博士生培养计划达摩院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启动博士生培养计划

2018年9月19日,中国杭州,云栖大会。

阿里巴巴在这一天公布达摩院的最新架构。4+X实验室,如同四轮驱动的跑车,再加上一处神秘的动力引擎,共同承载着这个中国企业中人才含金量最高的科研机构飞奔。

迄今成立将近一年,达摩院这个名字,无论在企业界还是科研圈,都颇具知名度和神秘感。

记者发现,作为阿里巴巴基础科学与前沿技术研究机构,达摩院逐渐在壮大,吸引了一批全球知名科学家作为研发带头人。在我国科技企业研发和管理顶尖人才流动频繁的当下,回顾一年来达摩院的引才、用才、输送人才,都有着独特的理念和磁场。

21世纪,全球科技创新进入空前密集的活跃期,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重塑全球经济结构。而古往今来,人才一直都是国家富强、行业发展的根本。

“创新之道,唯在得人。得人之要,必广其途以储之。”国家领导人的一句话,直接道出了国之重器背后的价值。

达摩院的创立者马云说:希望他们(达摩院的人才)可以成为“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5分钟的面试

在金庸的小说里,达摩院代表最高武学机构,高深莫测,而这种神秘感,在现代社会恰恰指向了未知的前沿科学和无限的创新空间。

达摩院很在意对前沿科学技术的探索和颠覆性技术的突破,更在意招贤纳士。

金榕,达摩院机器智能技术实验室的负责人。2014年7月18日,中国杭州,金榕经历了“阿里巴巴史上时间最短的面试”,如果这也算面试的话。

只经历了不到5分钟,金榕只回答了一个问题:商业和科技(结合)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去年达摩院成立之后,引才速度越来越快。

仅在2018年上半年,就有近二十位海外知名科学家加盟达摩院。光在自然语言处理领域,就迎来了脸书(Facebook)AI负责人黄非、前新加坡信息与通信研究所研究员陈博兴、IBM研究员葛妮瑜等海外高级科研专家。

今年,量子计算领域顶级科学家马里奥·塞格德(Mario Szegedy)正式加盟达摩院量子实验室,这位匈牙利裔美国人是两次理论计算机最高奖——哥德尔奖得主。这是继世界级量子计算专家施尧耘后又一加盟的“顶级大牛”。

虽然成立不到一年,但阿里量子计算研发团队已经被《纽约时报》、《经济学人》等海外媒体相继报道,“足以改变世界量子计算研究格局的一支力量”。

同样不到一岁的达摩院,顶级科学家阵容已经“星光熠熠”,几十名来自海外知名大学的终身教授成为了达摩院各个基础科学与前沿技术领域的研发带头人,他们身后是500多名研究员,超过一半都拥有博士学位。

更重要的是,达摩院已经不仅仅是物理空间上的一个院所,不止在中国的北京、杭州、深圳,在新加坡、特拉维夫(以色列)、贝尔维尤(美国)、圣马里奥(美国)等地都有研发中心,已经发展成一个生态群。

而外界对于高端人才的争夺,绝不亚于一场战争。

达摩院自然语言首席科学家司罗回忆:“我担任普渡大学终身教授时,一天最多可以接到十几个猎头的电话,大多数是美国的大公司,一部分是中国的。甚至还有企业的HR在办公室门口堵我,和我一起‘上下班’。”

最终在和几位阿里研究员的一次彻夜长谈后,司罗决定回国,加入阿里巴巴,“当时根本没谈到钱,吸引我的是另一番前景。”

“我们不是请科学家来做苦行僧的”

2017年,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中心曾对1000多名海归科学家进行问卷调查,提及回国原因,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中国机会”、“学以致用”与“成长空间”。

2018年,留学人员回国服务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公布的数字显示,2017年我国各类留学回国人员总数达48.09万,创下历史新高。

近些年中国的高速发展,筑巢引凤的招贤计划,成了吸引海外人才的大磁场,而达摩院则拥有着一个独特的小磁场。

让司罗决定立即拍板回国的,是阿里巴巴对技术的愿景和围绕科研的一整套软硬环境设计。人工智能、量子计算、云计算、大数据、芯片……诸多领域,在这里都开辟了阵地。

多位阿里巴巴科学家对记者表示,更重要的吸引力,是让科学家们走出实验室,让研发能真正改变社会、改变生活。

实验室内,给时间;实验室外,给空间。

金榕,达摩院机器智能技术实验室主任,作为中国人工智能领域海归科学家的标志性人物,谈及为什么结束十几年海外工作加入达摩院,他掰着手指头给出了三个答案,“应用!应用!还是应用!”

“大部分人工智能技术的持续发展都要靠应用去驱动。在应用场景、用户和数据上,企业要比学术界有优势,阿里的优势更是领先国内外同行。”金榕说,这就是阿里巴巴最吸引科学家的土壤。

这片土壤里也成长出果实。刚刚过去的俄罗斯世界杯,中央电视台首次采用任小枫团队的技术实现了体育赛事的AI剪辑,效率相比人工剪辑提升了10倍,有上亿观众观看了这项赛事;盒马鲜生也将他的视觉智能技术融入了整个新零售体验,实现了货架商品的智能识别和管理。

而视觉智能实验室首席科学家任小枫入职达摩院才一年,在他以前任职的亚马逊,这样的结果往往需要花费数年时间才能实现。

同样大丰收的还有华先胜,他不仅是国际电气与电子工程协会院士(IEEE Fellow),还是计算机视觉领域的权威学者。在不到一年时间里,由他率领开发的“城市大脑”接连在杭州、上海、苏州等城市落地,大幅提升了当地的城市管理效率,还协助警方侦破多起犯罪案件。

据不完全统计,过去一年里,达摩院600名科研人才研发的创新技术让全球6亿人从中获益。

从不忽略、淡漠科学家的个人价值。成立达摩院之初,阿里巴巴宣布,未来三年投入超过1000亿人民币,而这些资金主要用于研究人员的招募、薪酬、实验室建立及运营。

达摩院院长张建锋说:“我们不是请科学家来做苦行僧的,是来做骑士的,你们是新一代的骑士,不是壮士。”

将人才培养模式向全球输出

“我们必须是一家创新的公司,我们要成为国家创新的发动机,而不是我们自己的创新。”这是马云创立达摩院的初衷。马云说,解决社会问题,是阿里巴巴始终贯彻的技术研发逻辑。

去为全球的人才培养注入活力,而不是偏安于一片自己的“理想国”里。这在很多科学家眼里,是阿里巴巴和其他公司最不一样的地方。

苏布拉·苏雷什(Subra Suresh)2018年接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校长后的第一项决定,就是与达摩院成立联合研究中心,同时围绕人工智能人才的培养展开全面合作。

作为前卡内基梅隆大学校长,以及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亲自任命的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会长,在苏布拉·苏雷什看来,以达摩院为代表的中国科技创新和人才培养模式有其独特魅力。

9月4日,阿里巴巴宣布携手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NTU)以及新加坡经济发展局(EDB)正式启动博士生培养计划,该人才计划除了向准入者提供攻读博士学位所需的资金外,每月每名录取学员还将获得5000新元(约合人民币2.5万元)的额外津贴。

在三方合作中,阿里巴巴将开放AI的丰富应用场景及数据,达摩院科学家也将作为博士生导师为学员授课,把先进的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IoT等技术场景引入新加坡高校。

这一合作也标志着达摩院开始与世界分享自己在科技创新理念与研发方面的核心资源,推动创新的全球流动,将阿里“产学研一体化”的人才培育模式引入新加坡,培养具有敏锐商业触觉的创新技术研究人员。

达摩院对全球科研资源的聚合力也逐渐显现。围绕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等15个前沿技术领域,达摩院已经与美国、英国、法国、日本等15个国家和地区的99所高校启动了200多个科研合作项目。

马云把“达摩院”视为阿里巴巴留给世界最好的东西之一。他说,有一天即使阿里巴巴不在了,希望“达摩院”还能继续存在。

有人才,就有未来。

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发现头条 » 达摩院何以成为全球科研人才的“理想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