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和软银投的钱,独角兽们还能要吗?

文/MomentumWorks

  来源:墨腾创投(MomentumWorks)

  沙特记者事件在持续发酵,除了孙正义之外,那些已经接受了软银愿景基金巨额投资,以及正在寻求软银投资的“独角兽”高管们,内心恐怕都非常复杂。

  没有沙特,就没有PIF(沙特主权财富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没有PIF,就没有软银愿景基金;而如果没有软银愿景基金,这两年的全球科技圈就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共同利益

  现年61岁的孙正义也许会想:两年之前结识现在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ed Ben Salman,常被简称为“MBS”),会不会是个错误?

  时间倒回2016年,当年,孙正义和MBS都制定了重要的转型计划。

  孙正义认为,过去过于依赖本土市场是有害的,希望把软银建立成为一家可以持续增长至少300年的企业,因此提出了“软银2.0计划”。“愿景基金”是这个计划的一部分,这个计划的核心,是用大量资金,去投资那些对未来有影响的科技公司。

  当年,软银花了320亿美元巨资收购英国芯片设计商ARM,为了筹钱,他首次抛售阿里巴巴股份,套现100亿美元,又把芬兰手游开发商Supercel以86亿美元卖给了腾讯。然后,软银就面临钱荒了。

  同样是2016年,当时还是副王储的MBS提出了沙特“2030愿景”,这个计划包括三个部分:把沙特打造成阿拉伯与伊斯兰世界心脏、全球性投资强国、亚欧非枢纽。

  想要实现这三大目标非常难。沙特是一个严重依赖石油的国家,多年来,沙特的经济与油价直接相关,油价上涨,经济繁荣,油价下降,经济衰退。沙特就像是一个乘坐着“油价过山车”的国家。

  别的领域也困难重重:非石油产业缺乏国际竞争力,只能依赖财政补贴;企业家传统非常薄弱,国内专业教育缺乏,延续两代之久的高福利大大滋长了国民惰性;女士在劳动力市场的参与率极低,女性地位改善面临宗教势力的强大阻碍……

  但是,沙特领导人早已经意识到,只依赖石油不可持续,阻力再大也必须转型。

  2016年9月,MBS率领一个500人的庞大代表团到东京访问。孙正义抓住了这个机会,他向王储描绘了一副帮助沙特改变经济模式的蓝图,并说明软银的改革计划和沙特的2030愿景是多么的契合。

  据说,两人只会谈了45分钟就达成了共识:数周后在利雅得会面,推出一个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私有基金:价值1000亿美元的合作项目。

  2017年5月,软银与沙特联手完成了第一期930亿美元基金的募集,成为史上最大股权投资基金。其中,PIF出资450亿美元、软银集团出资280亿美元、中东另一个著名主权财富基金,阿联酋阿布扎比的穆巴达拉出资150亿美元。

  如果不是沙特记者事件,孙正义和沙特的合作原本是非常愉快的。

  今年7月,在软银世界大会的晚宴上,孙正义表示,愿景基金第一年的投资回报率达到60%。因为如此高的回报率,当孙正义要设立第二支愿景基金时,MBS毫不犹豫地决定再次投资。

  就在记者失踪三天后(10月5日),MBS宣布,PIF将对软银的第二支愿景基金再投450亿美元。

  MBS还表示,对愿景基金二期进行投资将帮助PIF扩张资产,后者的规模目前已经增至逾3000亿美元。“我们的资产规模现在正在接近4000亿美元,MBS说,“我们的目标是,到2020年达到6000亿美元,我认为我们届时将超过这个目标。”

  可以想象,如果记者没有失踪,未来几天在利雅得举办的未来投资大会(FII),将是一个庆功会。

2017年FII会议2017年FII会议

“股东”沙特

  在愿景基金的协助下,PIF已经成为多家“最有前景”的互联网公司的股东。根据软银官方透露的数据,截止6月30日,愿景基金投资的270亿美元中,PIF所占的份额大约为120亿美元。

  Uber

  根据Uber2018年1月份公布的股东结构,愿景基金持有15%的优步股权,成为最大单一股东。软银和PIF为此投入了约100亿美金。

  在愿景基金成立之前的2016年6月,Uber就获得PIF35亿美元F轮融资,因为金额巨大,PIF还获得了Uber董事会一个席位。

  通过直接投资和愿景基金的投资,PIF已经拥有优步约14%的股份。沙特还没有对Uber退出大会的事情表态,但沙特的海湾小弟巴林,已经呼吁国民抵制Uber,抗议Uber这种“不仗义”的行为。

  其他出行巨头:滴滴出行,Grab、Ola

  因为PIF直接投过Uber,所以对滴滴出行,Grab、Ola等出行巨头的投资,都是软银单独进行的,没有通过愿景基金。但是在今年4月份,孙正义表示,将把软银所持的这些打车巨头的股份转给愿景基金,约200亿美金。

  根据8月份愿景基金一位高管对媒体的采访,这些股份已经被转移到愿景基金,也就是说,沙特PIF已经是这些出行巨头的股东。

  正在进行投资谈判的公司,如WeWork

  10月11日,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软银正在和美国共享办公巨头WeWork展开谈判,准备收购后者的大部分股权。软银可能通过愿景基金对WeWork投入150到200亿美元。

  这笔交易如果达成,将成为数年来初创企业投资热潮中规模最大、最重要的交易之一。不过,最近硅谷抵制沙特的声音越来越强烈,WeWork很可能会拒绝这笔投资。

  近期,愿景基金频繁宣布投资,如向印度连锁酒店和客房整合商Oyo投资10亿美金;领投了房地产科技公司Compass的4.5亿美元融资;还领投了初创公司Opendoor的4亿美元融资。

  此外,愿景基金在印度投资的Flipkart,在沃尔玛巨资收购后已经成功退出。ARM中国公司也出售给中国财团。正是这两笔交易,让软银在2017年的利润猛增,PIF也获利不少。

愿景基金的部分投资愿景基金的部分投资

“危险”的梦想

  沙特政府或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有钱。原本,MBS一直在筹划沙特阿美石油公司的上市,所募得的巨额资金将会注入PIF,但是上市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还有另外一个轰动事件:去年11月到今年1月,先后有381名沙特人被关在丽思卡尔顿酒店,包括阿拉伯世界首富阿尔瓦利德王子(Prince Alwaleed bin Talal)。抓这些人的目的很简单:捐出一笔财产就可以离开。

Prince AlwaleedPrince Alwaleed

  相信当时软银已经感到一丝不安,毕竟阿尔瓦利德王子本人并不直接参与政治,他和孙正义一样,是一名投资人。他是花旗银行、四季酒店、纽约广场饭店、新闻集团、时代华纳、Twitter、AOL、苹果、eBay、lyft等公司的主要股东,他的好友圈子包括比尔·盖茨和鲁伯特·默多克。即便如此,阿尔瓦利德王子也难逃牢狱之灾。

  加上墨腾在印尼的朋友也告知,最近印尼各种伊斯兰组织收到沙特的捐款也大为减少,可能会对以后的政局产生一定的影响。

  据外媒报道,软银相关人士私下透露,最坏的情况就是和沙特撇清关系,软银可能不会再接受任何沙特的资金。

  如果事情继续发酵的话,或许真的不敢再接受了。

事件发生后,软银股价一直在下跌事件发生后,软银股价一直在下跌

  看过美剧Billions新出的第三季的朋友可以联想一下拿俄罗斯石油寡头做基石LP的感觉。或许孙正义的感受有相似之处。

著名演员约翰·马尔科维奇 把俄国石油寡头Grigor Andolov演绎得出神入化著名演员约翰·马尔科维奇 把俄国石油寡头Grigor Andolov演绎得出神入化

  孙正义改变世界的梦想,和MBS的沙特转型梦想会因此而中止吗?我们希望不会。

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发现头条 » 沙特和软银投的钱,独角兽们还能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