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见即所买:明星工厂争上直播 电商与制造业捆绑升级

在整洁明亮的厂房中,女性常用的卫生巾产品、宝宝们必备的尿不湿飞速在生产线上流动着,令人惊奇的是,厂房内竟设置了当下流行的直播设备。

12月26日在重庆市巴南区麻柳沿江开发区,第一财经记者在重庆百亚卫生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百亚股份”)的工厂中见到了上述场景。而通过拼多多手机客户端App,消费者可以实时看到工厂内产品生产的情景。

今年12月,拼多多(Nasdaq:PDD)推出“新品牌计划”,扶持1000家“拼工厂”品牌升级。

“新品牌计划”的突破点在于生产可视化平台,即通过直播技术打通生产端与需求端之间的信息流,令产品设计、生产、制造全流程可视化。

“目前有700多家找我们开始报名了,但是我们今年仅选取了20家。行业方面首先是一些高频、刚需的品类,生活日用品比如抽纸、卫生巾。”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计划2019年扩大到100家,覆盖重点产业;后期会扩至全类目,数量增加到1000家。

在市场上的知名品牌几乎被各大电商平台“瓜分”完之后,阿里、网易、拼多多等电商开始将目光伸向中国数量庞大的制造业工厂。

  数字化无缝衔接工厂、平台与消费者

如果说腾讯、阿里的创新在于用支付手段解决了支付环节的信任痛点,那么拼多多此次推出的“拼工厂”意在解决的是产品品质的信任痛点。

众所周知,拼多多上市之初因平台所售产品问题,曾备受争议。

“我们希望这20家拼工厂开放生产线,把商品是怎么生产出来的透明地传递给消费者。拼工厂能够上传各自物料、原材料、整个生产流程等相关信息,能够展现给消费者品质控制的全过程,针对商品能够做到可溯源。”达达表示,他们对拼工厂推出了一系列帮扶计划,包括大数据支持、专家诊断、研发建议等,并在一定范围内倾斜流量、推荐位资源,以增加商品曝光度,支持其品牌化建设。

“四个月前,公司与拼多多达成了合作。”12月26日,百亚股份董事长冯永林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借助拼多多、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他希望未来三年能够实现线上销售额达10亿元。

百亚股份是一家从事研发、生产和销售妇婴卫生用品的公司,旗下拥有“自由点”、“好之”、“亲亲宝贝”等多个品牌。百亚股份此前递交的IPO招股书显示,2014年~2016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6.24亿、6.91亿、7.3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60亿、0.68亿、0.71亿元。

毕马威中国近日发布了《中国零售服务业白皮书》,对中国零售服务业的现状和未来趋势等进行了解读。报告认为,中国零售服务业经历了工业时代、电商时代、移动时代、数字时代几个不同的发展阶段。

未来零售服务的主要对象将转向零售生态的链接关系,零售商与消费者在零售链条的两端合力推动零售服务的变革。

事实上,拼工厂的推出与拼多多目前所面临的挑战密切相关。

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前12个月,拼多多年度活跃买家数为3.855亿,环比上期(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前12个月)增长12.19%,这已经是增速的连续第四个季度下滑。而截至2017年9月30日的前12个月,拼多多年度活跃买家数为1.577亿,环比上期(截至2017年6月30日的前12个月)增速一度达到58.17%。

在活跃买家数增速放缓的同时,平台的GMV(成交金额)增速也有所放缓。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的前12个月,公司年度GMV(成交金额)达到3448亿元,环比上期(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前12个月)增长31.55%。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11月份,全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增长25.4%。

“公司的销售额增速高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中国线上零售额增速,表明拼多多的市场份额还在增加。”拼多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CEO)黄峥曾在上月的财报发布会上表示。

他认为:“通过C2B的模式,公司能够提供性价比更高的产品,我们将用户的需求集中反映给制造商和具有强大供应链关系的商家,这样用户买到的商品在制造成本和中间销售渠道成本方面得到极大降低。”

不过,在活跃买家数、GMV下滑的情况下,今年9月,拼多多上线“品牌馆”,网易严选、阿玛尼、Bose 等 494 个品牌正式入驻拼多多;10月,国美、当当网和小米成为又一批入驻拼多多的知名品牌,拼多多的品牌馆正在不断丰富自己。

在品牌的带动下,拼多多年度平均消费额持续攀升。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前12个月,拼多多活跃买家的年度平均消费额为894.4元,比上年同期(截至2017年9月30日的前12个月)增长99%。

 阿里、网易“偏爱”制造端

不只拼多多,阿里巴巴、网易考拉也在走进工厂。

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工厂代表着电商平台对新制造模式的先期探索,主要解决传统制造产业由大规模批量化生产向小数量、多品类、快周期的生产能力转变问题,最终满足消费升级之下消费者对产品愈发个性化的需求。

作为淘工厂第一家进行数字化改造的企业,今年9月,杭州点石服装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存石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工厂规模在100多人,数字化工厂改造的流程包括20多个摄像头、硬件、拉光纤网络、实施、运维,包括中间有一些的反复调试,费用不到5万元。”

对于改造前后的变化,王存石感触颇深:过去工人、订单都不稳定,淡季(6~8月)放假,忙季找不到工人,接入阿里淘工厂之后,工厂订单变成了“淡季不淡,旺季更旺”。

今年9月,阿里巴巴淘工厂宣布联手阿里云IOT(物联网)团队走进车间,通过部署IOT设备数字化改造服装厂。淘工厂在产能共享的基础上,将生产线转化为数据联网,打通销售流通到生产端数据互通,实现制造的大规模高效协同,计划2019财年内改造200家数字化工厂。

如果说阿里巴巴的关注点在于对工厂数字化的改造,网易关注的焦点则在于品牌营销。

对于传统制造类企业来说,品牌、营销是其短板。在传统的工厂品牌建设过程中,工厂需要从零开始建立起销售团队,进行大量市场推广,并经历过无数次市场试错,才有可能让自己的品牌在市场中小露头角。

记者了解到,网易考拉全球工厂店定位于全球优质制造的品牌孵化器,并于2017年9月正式启动。目前,网易考拉全球工厂店商品涵盖服装、母婴、家居、个护、运动、食品等9大品类,并涵盖中国、澳洲、意大利、新西兰、日本等200余家优质工厂。

“在合作工厂选择上,只关注行业头部1~3家工厂,它们有意愿做品牌,而不仅仅是为了销量。”网易考拉公关策划负责人盖震宇告诉记者,已经与上海利长制衣有限公司签署了十年的战略协议,利长制衣有20多人团队跟网易考拉工厂店进行对接,细化到下单、原料、色调等多方面。

在合作模式方面,工厂只需要专注自己所擅长的设计与生产环节,关于市场测试、渠道推广和营销团队都由网易考拉全球工厂店负责。

“随着技术的提升,在大量的互联网公司的帮助下,我们的生产从不确定性到确定性,从而实现从过去福特式大规模的流水线工业制造,走向我们掌握了用户数据,掌握了跟用户的沟通,最高效的沟通方式,从而实现大规模的定制。”清华大学全球产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崔桂林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从用户分析和市场发展角度看,最重要的是要回到客户在哪儿、客户的特点是什么,找到他消费的场景,给他提供他所需要的价值。

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发现头条 » 所见即所买:明星工厂争上直播 电商与制造业捆绑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