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揭秘女子电竞行业:月薪5K,全凭梦想

女子电竞行业的凛冬已至,几乎所有人都在寻找新的出路。路再难走,也挡不住那些满怀梦想的女孩子前仆后继。只是,在现实面前,梦想往往过于无力。
文/陈彬  编辑/铁林、石灿
来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击杀数15比0。
今年China Joy期间举办的一场英雄联盟比赛才打了10分30秒,就已毫无悬念。这是一场电竞职业选手对阵路人的水友赛,局势一边倒并不奇怪。罕见的是,游戏中“吊锤”这些粉丝的职业选手,是一群20岁出头的年轻女孩。
小月儿在队伍中负责射手的位置,英雄是战争女神,拿了4次人头击杀与3次辅助击杀,并推掉了下路的第一座防御塔,压得对方连连撤退,打法异常“凶悍”。
她的个子不算高,20岁,高中没念完就走上了职业的道路。小月儿穿着一袭白色的队服,梳双马尾,化了个淡妆,讲话轻快,有点可爱的气质。用小月儿自己的话来形容,“我其实是一个生活中比较逗逼的人”。
小月儿归属于一支叫KA的女子战队。中午12点30分,她们刚结束位于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N1馆的比赛,又得马不停蹄地横穿庞大的人流,赶到W4馆接受媒体采访。
右五是小月儿/图源微博@KA女子电竞俱乐部

右五是小月儿/图源微博@KA女子电竞俱乐部
“时间不要超过40分钟”,KA女子战队领队叮嘱我,她们下午1点30分还有一场比赛。
她和辅助位选手蕾米莉亚在采访中聊得正欢,剩余的3位职业选手又开启了直播,甚至没有片刻午饭时间。
不过,她们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忙碌过了。距离上次参与大型职业比赛,已经过了近一年的时间。
在香港举办的2018 SHERO世界英雄联盟女子邀请赛决赛上,KA女子战队抱憾输给了一支韩国队。今年的邀请赛,又因为香港的安全问题而推迟到了11月。在这期间,她们没法参加任何一场职业比赛。
领奖台上的KA战队/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领奖台上的KA战队/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靠参加比赛为生的职业选手,却陷入了无比赛可打的境地。
消失的不仅仅是女子电竞比赛。小月儿所在的KA女子战队,已是国内英雄联盟女子战队的独苗。即便算上其他项目,职业女子战队的数量也不超过5支。
如今,国内的女子电竞行业正处于它的至暗时刻。但在4年以前,整个行业远不是这般风景。
为此,我们采访了职业选手、战队管理者、第三方赛事组织者以及王者荣耀品牌负责人,试图还原这快速下坠的4年,以下是他们的故事与思考。
“网瘾少女”的电竞梦
截至8月,成都姑娘小月儿的职业生涯刚好满4年。她走上职业道路只是机缘巧合。
“在英雄联盟游戏上面,发现好像很多人都打不过我。我当时还是个学生,对于主播这些东西又不是很懂。刚好朋友有介绍,说有个女队在招人。”小月儿告诉我。在此之前,她曾在成都当地一些不同规模的比赛中拿过冠军。
小月儿从小性格就比较独立,父母也常常支持她的各种选择。
因此在高二那年,小月儿独自一人来到上海,参加了七煌电竞旗下职业女子战队KH战队的试训并成功入选。但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的第一次电竞职业之旅,竟会以这样的形式结束。
2016年春节刚过,从成都返回上海的小月儿,一度认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只是过了一个春节假期,上到KH战队的老板与领导层,下到职业选手,全部重新换了一批人。眼前的景象,令这个17岁的姑娘几近崩溃。
“当时有问我要不要留下去。我说算了。”
她“逃”回了成都。此时,同龄人还在纠结高考数学题该怎么解,小月儿却在思考今后人生的方向。
“这条路真的非常的累。我还小,觉得可能自己接受不了,想回去继续上学。但后面又想,年纪轻轻,为什么不去试一试?现在电竞发展这么火热,既然都给那些网瘾少年机会,我们这些网瘾少女,为什么会没有机会呢?”她的语速突然加快。
2016年,女子电竞仍是市场的宠儿,不少传统的大型电竞俱乐部也纷纷设立了各自的女子分部,各种女子比赛不断。可在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中,秩序崩溃的征兆已开始显现。
IG战队女子分部连春节都没挺过。
IG电竞俱乐部是国内最早的一批电竞俱乐部,旗下各个游戏项目的分部,曾在国内外各种大型比赛上取得过不少重量级奖项。2015年,IG战队正式成立了女子分部。第二年1月,战队就传出“潜规则”的丑闻,导致所有队员单方面出走,战队被迫解散。
截自微博@IG女子战队

截自微博@IG女子战队
从那时候起,女子电竞行业蒙上了一层奇怪的阴影。
两三个月之后,小月儿收到了OMG战队女子分部的邀约,重返上海。
比起小月儿之前的战队,这一次有着知名电竞俱乐部OMG作为靠山,似乎更靠谱了一些。随之而来的,就是巨大的竞争压力。
“当时是两个队,一共14个人轮换。”可到实际上场时,舞台只会留给5个人。
没有人想被换下去,每一个队友都是竞争对手,每个人都想成为表现最好的那一个。很快,矛盾开始出现在小月儿的训练赛中。发展到最后,往往需要教练出面才能解决。一旦争吵赶上比赛,教练只能直接换人。
“大家都想赢,训练赛打完了,就会吵架什么的。女孩子关系本来就有点复杂,就可能有点感觉跟她一起玩不了游戏了!”小月儿告诉我。
庆幸的是,小月儿与如今的队友相处比较愉快,尤其是她的室友蕾米莉亚。蕾米莉亚同样来自成都,与小月儿2个人住1间房。她和小月儿在同一年入行,彼时仍是VG战队女子分部的一位职业选手。
大学毕业之后,蕾米莉亚的父母给她在当地安排了一份轻松的文职工作。“也不累,就是工资少没什么存在感。”
在与朋友交谈的过程中,蕾米莉亚得知了VG战队女子分部正在招人的消息。“我当时是在二区,是大师嘛。然后他们说,你要去一区打,然后打到什么段位再说。”
英雄联盟当中,一区集结了各种职业选手与高玩,上分难度远超其他任何一个区。与之相对,一区排位赛的含金量也很高。至于蕾米莉亚当时的大师段位,对职业选手来说并不算十分有竞争力。即便如此,蕾米莉亚最后还是成功通过VG战队女子分部的试训与选拔。
右三是蕾米莉亚/图源微博@KA女子电竞俱乐部

右三是蕾米莉亚/图源微博@KA女子电竞俱乐部
此时,父母成了她第一道难关。
“我爸爸比较古板,不敢让他知道,他只知道我在上海。”蕾米莉亚提到,母亲也一开始也很不支持,说服她花费了不少力气。在上一辈人看来,女孩子只需要做一份稳定的工作,犯不着出去闯荡或者受累。
蕾米莉亚还是如愿以偿地住进了VG战队女子分部的训练基地。搬进去那天,训练基地的生活环境再次给了她一击“重锤”。
VG战队女子分部租了一个别墅作为训练基地,一楼是训练室,二楼是选手的生活区。可所谓的生活区,只是在一片空荡荡的地方摆满了一排又一排的床,既没有上下铺,也没有任何遮挡的帘子。
在这里,没有任何隐私,只有集体生活。
“可能男孩子还好,但女孩子就很害羞。你跟一个人不熟的时候,是不可能在她面前换衣服什么的,所以我当时都是在被子里换睡衣。”蕾米莉亚说。
即便是这样的生活,也没有持续太久。
2016年年底,OMG战队女子分部宣告停止运营。一年之后,VG战队女子分部的官微也悄然停更,战队解散。这一时期,所有知名电竞俱乐部的女子分部尝试,均以失败告终。
女子电竞行业屡屡碰壁,整个电竞行业却如同坐上了起飞的火箭一般,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2016年,中国Wings战队在DOTA2的TI6国际邀请赛上夺冠,斩获912万美元奖金,并罕见地吸引了央视新闻的报道。教育部又正式公布了本科高校的电竞专业,为电竞行业正名。
图源百家号@游久电竞

图源百家号@游久电竞
OMG战队女子分部解散之后,小月儿受到了几支战队的邀约。这其中,KA女子战队是唯一一支急需射手位置的战队,最终得到了小月儿的青睐。
蕾米莉亚的经历更加坎坷。继VG战队女子分部之后,她又分别加入了QAD与ABG两支名不见经传的女子战队。如今去网上搜索这两支战队,几乎找不到太多信息。没能参加太多比赛,又相继以解散告终。
兜兜转转了一年多,此时已是2018年4月,再度无处可归的蕾米莉亚,报名参加了KA女子战队的试训。
试训结束一周后,她才等来通过的消息。
当时的战队只差一个辅助位,一直打中单位的蕾米莉亚只能选择转型。“想来KA,就是想拿个女子比赛的冠军,现在我只拿过一个亚军。当时最权威的女子比赛就是EWG嘛,我加入的时候其实还是有的。”蕾米莉亚告诉我。
无奈的是,蕾米莉亚加入KA女子战队没多久,EWG女子大奖赛就宣布停办,职业女子赛事的最后一颗火种就此熄灭。至今,大陆再无英雄联盟项目的职业女子比赛。
寂静前的狂欢
每一届EWG大奖赛的决赛,都在距离上海2小时车程的宁波举办。这个项目始于2016年,由宁波的一家公司主办,是近几年规模最大的女子电竞赛事。
宁波是一座新一线城市,强大的港口工业支撑着城市经济。对比一线城市,这里并没有浓厚的互联网氛围,EWG女子大奖赛自然成了当地的一个新事物。
第一届EWG比赛举办之前,夏秋已经厌倦了在化工企业上班的日子,“跟我的性格不太合适,我不是那种能安安分分坐下来当一个上班族的人”。她很快选择了辞职,成为了EWG女子大奖赛的一名赛事执行。
不同于各种“明星邀请赛”,EWG女子大奖赛的初衷是为了选拔优秀的素人成为职业选手。头两届的比赛,都在至少8个城市设置了预选赛环节。2017年的上半年,夏秋基本上都是在出差中度过。
图源微博@EWG电竞

图源微博@EWG电竞
在这过程中,一部分队伍不守信,成了夏秋最头疼的问题。
“人员更换太频繁,有几个主播队,本来说好这几个人来,结果一下子又换人了。甚至直接违约说不方便不来了,这种事情也是有的”,她告诉我。
为了让比赛正常举行,夏秋和主办方往往都会自己组建一支队伍,来参加自己举办的比赛。可准备再周全,碰上极端情况同样束手无策。
2017年夏秋去安徽合肥举办EWG女子大奖赛预选赛时,刚好赶上暴雨天气,结果4支参赛队伍中2支队伍选择失联。更窘迫的是,夏秋临时组的一支战队,也因为天气原因而没有现身在比赛现场。最终,这场预选赛仅剩2支参赛队伍。
预算不够的问题更棘手。
对她来说,只能尽量把钱花在刀刃上。“一个是整体舞台设计搭建,它会有一个底线;还有一个就是奖金的费用,奖金的费用是肯定不能省的;然后就是女队的一个住宿生活费,基本上最低标准肯定得满足,”夏秋说,“如果剩下的钱有多的话,基本配置就会往上提一下。”
幸运的是,位于宁波中心城区的国际展会中心愿意免费提供场地,替夏秋省了不少预算。至于宣传费用,那完全就是一种奢望。
图源微博@EWG电竞

图源微博@EWG电竞
EWG女子大奖赛开打的这几年,曾多次被当地媒体所报道。“逐浪电竞‘风口’,宁波准备好了吗?”类似的内容络绎不绝。在这些媒体的报道中,“电竞”俨然成为了这座城的一个新标签。
我问了一位在宁波生活了六七年的朋友,可他却告诉我,自己从不曾听说这座城市竟还有电竞比赛。“会展中心?我上班就在那儿,天天路过,连个海报旗帜都没见过,这是得有多凄惨。上次一个亚马逊卖家大会,都彩旗招展的。”
这倒也不奇怪。
毕竟,即便是EWG女子大奖赛决赛,也从未单独举办售票,一直都是作为当地的一个大型展会——宁波文博会其中一个项目存在。
“假如文博会总共有8个馆,那第8号馆里面一部分场地,给我们来做比赛。比赛的票是文博会的通票,你整个文博会都可以逛,然后你想过来看比赛也可以。”夏秋说,文博会的门票不算很贵,依稀记得只有十几元。
可宁波会展中心毕竟不是专业的电竞馆,免不了有时会发生一些状况。对夏秋来说,比赛结束之前,每一个提前预演过的环节都可能出岔子,必须时刻保持戒备。
在2016年EWG女子大奖赛的决赛现场,比赛打到一半却出现了断网的情况。“好像说是踩到线了,所以整体断掉了”,夏秋回忆道,当时只得临时穿插一些现场互动,会展中心的工作人员很快就修复了网络。
举办《王者荣耀》项目的比赛时,也出现过因信号不好,导致网络不稳定的情况。
不同于窘迫的现状,每届EWG女子大奖赛决赛现场,总是热闹非凡。
每次比赛前,夏秋都会在现场摆上两三百把椅子,每次都能坐得满满当当,更有不少观众会站着看完全程的比赛。各大直播平台也都纷纷直播了这几届的比赛,虎牙更是将比赛的直播推上了首页。
从2017年开始,EWG女子大奖赛在选拔素人职业选手的同时,也开始邀请了一些职业战队与主播队参加比赛。
夏秋回忆说,到EWG女子大奖赛停办以前,参赛战队的数量实质上在逐年增加。“第一年就七八个职业队,第二年有十多个,而且很多的一些主播,都自己组队来参加比赛。如果这也算职业队的话,那么得有二三十个了。”
一切似乎都变好?
2017年的EWG女子大奖赛结束之后,主办方决定砍掉所有的预选赛环节,仅仅留下决赛。项目减少的同时,单场比赛的预算却没变,使得整体的预算大幅度削减。
一年之后,当参赛队伍数量迎来新一轮突破时,EWG女子大奖赛项目被叫停。
图源微博@EWG电竞

图源微博@EWG电竞
电竞行业在国内野蛮生长,第一批试水电竞行业的公司自然也赚得盆满钵满。不甘落后的公司,自然会去寻找下一片蓝海,女子电竞不出意外的成了下一个目标。
但说到底,比赛的目的是为了带来曝光。即便EWG女子大奖赛的参赛队伍再多,到头来吸引不了市场的注意,没有一个选手被大众记住,那就是失败。
2018年年底,夏秋再一次选择了离职。这两年多的时间内,夏秋的工资仅有三四千元,却充斥着加班与出差。“因为喜欢,所以说不是特别考虑薪资这个事情,觉得能自己温饱什么就够了。”
由此往后,女子职业赛事成功的几率,将更加微乎其微。
事实上,早在电竞野蛮生长这几年,可供观众选择的赛事并不算丰富,注意力格外集中,从而诞生了不少明星级的电竞选手。此时的观众之于比赛,可谓是供不应求。在没有更多大型比赛的情况下,观看女子赛事就成了一种替补式的消遣。即便在这样一个年代,能够被大众记住名字的职业选手,也就只有Miss、小苍等寥寥数人。
可到如今,电竞比赛已经不再稀罕,上到游戏公司举办的第一方比赛,下到类似于EWG女子大奖赛这样的第三方比赛,注意力被大大分散,成名难度也远高于从前。
这批嗅觉敏锐的人很快发现,自己以为的蓝海,其实是一片“死海”。
从未盈利的俱乐部
望着眼前的这片“死海”,至今仍有不少人试图掀起一点风浪。可他们很快就发现,生存问题远比想象中要严峻得多。
今年年初,34岁的地瓜离开了从业十多年的直播行业,试图在杭州寻找一份电竞行业的工作。地瓜最初负责娱乐直播业务,几年后转型电竞直播,让他看到了这个行业的潜力。
多次面试之后,他得到了2支战队的管理职位邀约。其中一支是LGD战队的女子分部,即FY-LGD女子战队,另一支是男子战队,具体名字他已记不太清。“LGD这边的话,有一定的知名度,感觉机会会多一点,所以选择了这边。”地瓜说到。
可地瓜没想到的是,自己接手的甚至不是一个“完整的摊子”。
FY-LGD女子战队主攻《绝地求生》项目,参加比赛需要至少4位正式队员,可如今的FY-LGD战队却走得只剩2人。“一个队员可能家里面不许她打职业了,回家了;另外一个可能是换了去别的队伍”,地瓜说,俱乐部高层希望他赶紧将队伍组建起来。
可选拔一位职业选手远不是几天就能完成的任务。
官博招募是最常用的方式。FY-LGD女子战队的官博仅有3.6万粉丝,可平均算下来,每天至少能收到一两份简历,多的时候能有十多份简历。数量虽多,却几乎没有人能够符合要求。
“因为我们选拔是有一定要求的,当然技术是一定要过关。其次就是她的外表,最好是自身能带一些IP。因为从商业价值的角度来讲,我们还是需要自身有一定IP的(选手)。”地瓜透露了他们选拔队员的标准。
至今仍在招聘/图源微博@FY-LGD女子战队

至今仍在招聘/图源微博@FY-LGD女子战队
好巧不巧,恰好有一支《绝地求生》项目的女子战队宣告解散。鉴于这些选手曾经的成绩,着急的地瓜跳过了试训环节,一口气将这些女孩子全部签了下来,总算是凑齐了4位正式队员与2位替补队员。
可即便是有过一定经验的职业女子战队,也免不了“混子”的存在。
“正常上班时间是下午1点,这个队员每天都会迟到,她1点半才起床。起床以后也是非常懒散,洗漱晃悠,刷刷短视频什么的,给你弄个两三点钟才开始上班”,地瓜吐槽说,即便是训练时间,这个00后的职业选手也很少参加训练赛,靠着短视频与直播打发训练时间,混日子度日。
为了不限制职业选手的发展,地瓜几乎没给战队设立什么规范。反过来理解,也意味着光明正大的摸鱼行为,短期内不会受到任何惩罚。
地瓜的年纪已经接近这帮叛逆期女生的父亲,可他却很难扮演一个“严父”的形象,“其实我这性格不太适合管理”。到头来,只能费劲口舌地规劝。即便是在同我交谈的过程中,地瓜讲话时仍带着一点语重心长的意味。
这个现状维持了2个月。
叛逆期少女毫无改进的意思,负能量却在团队内开始扩散,作为管理者的地瓜只能选择将那位队员辞退。“最终劝退的时候,她室友还过来帮忙说话,说以后改行不行,我说没有办法的,我已经说了超过三次以上。这个确实没有办法”,地瓜说。
如今的战队成员/图源微博@FY-LGD女子战队

如今的战队成员/图源微博@FY-LGD女子战队
地瓜虽无法扮演一个“严父”角色,却仍要承担起不少“父亲”的责任。
在FY-LGD战队,地瓜给她们所有人只设了一个规矩,那就是凌晨3点必须入睡,且不能夜不归宿。这是硬性规定,但他也没设置任何的惩处措施,全凭互相理解来推动。地瓜有自己的家庭,无法一直待在训练基地,更多依靠队长的监督以及队员的自觉。
碰上极个别不配合的队员,只能靠反复跟她们讲道理。
“会私下跟她说,这样你对身体也不好,还是要正常吃饭。不然如果说你以后回去了,你父母那也不好交差,他们肯定会问看你怎么瘦成这样子,或者说你在外面到底过怎么样的生活?”地瓜说。
就这么半年时间下来,地瓜总算是让这支战队开始正常运作,可生存问题仍令他头疼不已。
为了生存下去,除了日常的训练以及参加绝地求生PSL联赛之外,地瓜也会要求所有的职业选手每天直播。FY-LGD整支战队签约了虎牙,其中一位选手目前拥有三四万的订阅量,在队伍中有着最多的粉丝,直播收益相当可观。
可地瓜告诉我,FY-LGD女子战队至今的财务仍是亏损状态。
实际上,单单是组建一支战队并不困难,只要找到几位同样会打游戏的人即可。可战队组建完之后,不论男女,生存往往是首当其冲的难题。
对一支职业战队来说,单靠奖金通常无法养活一支战队,更多曝光才能带来更多赞助和投资,一一场大型比赛的冠军更能带来无限的机会。因此,冠军与亚军的区别,远远不止那几万元的奖金。
梦想与现实
6月底,国家人社局曾发布了《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报告中提到,86%的电子竞技员从业者的薪资是当地平均工资1-3倍,普遍高于当地平均薪资。
很显然,不少女性职业选手拖了行业的后腿。
小月儿和蕾米莉亚都未曾告诉我她们的具体工资,但小月儿提到,自己刚刚过个人所得税的及格线。根据法律规定,个人所得税基本减除费用标准是每月5000元。根据智联招聘发布的《2019年春季中国雇主需求与白领人才供给报告》,上海白领春季求职期的期望平均薪资为10274元/月。
“没有什么好抱怨的,整体都是这样”,对此,小月儿坦言,近几年待遇其实在不断变好。
地瓜印证了小月儿的说法。他向我透露,FY-LGD女子战队给职业选手的底薪只有5000元。不同的是,FY-LGD战队还会有额外的直播收益。将这算上,直播订阅量最高的那位职业选手,每个月能拿到近1万元。
考虑到生存问题,KA女子战队也会要求战队成员每天直播6小时候以上。在直播的过程中,所有人必须上自己的大号,将直播过程视为训练,而不是单纯的娱乐。
小月儿告诉我,目前她和队友的水平,差不多都在峡谷之巅的宗师与大师段位。
峡谷之巅是《英雄联盟》针对所有高技术玩家开设的一个服务器,普通玩家若想加入,必须先在原本的大区打出相应的成绩才行。峡谷之巅当中最高的段位是“最强王者”,其次就是“傲世宗师”与“超凡大师”。根据《英雄联盟》官网的排名,国内“最强王者”段位仅有303人。
截自英雄联盟官网

截自英雄联盟官网
对蕾米莉亚来说,这每天6小时的直播,更像是一种负担。
“男队打直播的时候,我就嗯?觉得为什么他们可以玩得这么开心?”蕾米莉亚说到,“然后我的话,就好像谁坑我一把,我都会很不高兴,但是我又不能表露出来。”
她直播间的订阅数最近刚刚突破1400个,没有太多刷礼物的观众。
“他们都喜欢白嫖,很过分。”一位粉丝曾在弹幕中开玩笑说,自己宁愿花钱去购买一款游戏,也不愿为她花一分钱。不过,蕾米莉亚自己也清楚,想让粉丝刷礼物,自己得值得让粉丝付出。
对女子职业选手来说,转型主播或者解说确实能走得更轻松一些。
夏秋在参与举办EWG女子大奖赛的同时,也加了不少女子职业选手的微信。她发现,这些技术不错还留在行业内的女生,基本都转型做了战队管理层或者是主播与解说,剩下的全部选择了转行,没有一人还坚守在职业选手的赛场上。
小月儿身边也有类似的情况。迫于现实的压力,她们有的回老家当上了老师,有的直接回去结了婚。她告诉我,自己这几年光是婚礼就参加了不少。
蕾米莉亚正在直播/截自虎牙TV

蕾米莉亚正在直播/截自虎牙TV
不少人曾无法理解这些女孩子的困境。电竞比赛从来不限男女,如今比赛这么多,一个都参加不了?
电竞比赛确实不限男女。可在不少职业选手看来,女性打游戏确实存在劣势。
“他们打游戏怎么能这么厉害?感觉自己也很努力,可还是赶不上,所以我只能说我尽我全力。”小月儿无奈地说到。
在她看来,男性天生比女性更早接触游戏,接触面也更广,对游戏的理解上总是差了那么一点。除此之外,女孩子身体上也有不少毛病,心理上也比男生更加理性,随着矛盾的累积反而有可能把自己憋坏。
话又说回来,如果KA女子战队不再做英雄联盟的项目,国内就真的不存在英雄联盟女子战队的概念了。
对小月儿和蕾米莉亚来说,她们更像是在等着这个行业触底反弹。如果这条路真的走不通,小月儿就打算考虑去做点别的,蕾米莉亚想去画画。她是动画设计专业毕业,学过的知识也不想白白荒废。
但不论如何,她们俩未来的路,都与电竞无关。
女子电竞,还有未来吗?
女子电竞似乎已无路可走。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仍有一些细微的改变在发生。
小月儿打职业的头两年,总要与大量偏见相处。
女孩子打游戏怎么会有厉害的?怎么可能会有女子战队?打游戏的女孩子难道不是好看就完事了吗?当她回看自己的比赛直播时,弹幕中肆意发散的恶意,令这个不到20岁的成都姑娘十分不解,“我很诧异,明明已经打了一个高端水平,为什么大家对女孩子抱有这么大成见?”
在去年举办的SHERO世界英雄联盟女子邀请赛上,小月儿感觉到情况有了些许变化。由性别带来的质疑与挑刺越来越少,由技术水平带来的加油呐喊越来越多。
与此同时,作为游戏平台方的腾讯,也试着通过另外一种方式帮助这些电竞少女破圈。
今年3月24日的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上,TGA腾讯电竞运动会宣布将涉足《王者荣耀》项目的女子电竞领域。不到5个月时间,首档王者荣耀美少女养成电竞赛《荣耀美少女》上线。该节目邀请了45位《王者荣耀》游戏女玩家,通过综艺的方式来呈现电竞的内核。
截自“荣耀美少女”综艺

截自“荣耀美少女”综艺
第一期节目上线之后,在观众中意外引起了不少争议。
节目中邀请的女性玩家段位不一,其中一位选手阿依夏更是只有“秩序白银”段位。另一方面,《荣耀美少女》节目中对比赛的呈现也是通过精彩镜头的剪辑,引得部分想要看激烈比赛的观众有些不满。
不过,腾讯互动娱乐市场部总监、《王者荣耀》品牌负责人张雅缇告诉我,团队并没有将这档节目往职业女子赛事的方向去做。
“当时的想法是,我们需要有一个跟电竞相关,但是服务女性用户或者是女性市场的一个项目”,张雅缇透露说,目前的这档节目仍会带有更强的综艺属性。至于职业女子赛事,团队仍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
为什么《王者荣耀》团队对职业女子赛事保持观望?张雅缇告诉我,这个产业目前仍有两个核心问题,团队仍没有想通。
从平台方出发,即便想办职业女子电竞比赛,首当其冲的就是选手数量的问题。《王者荣耀》团队曾排查过国内的女性选手,发现确实有一部分女性选手的技术达到了高水准职业水平,只是人数屈指可数。
“规模很小的情况下,职业选手技术的养成以及规模的扩大,难度就会比男子赛事要大很多”,张雅缇说到。
从观众的角度出发,观看职业电竞赛事,自然希望看到强烈的竞技对抗。在目前的大环境下,职业女子电竞赛事不一定能满足这一需求。“我不得不说,女子赛事的观赏性和刺激度,以及规模,是肯定跟男子赛事有差距的。”
一旦比赛没能得到足够的关注度,到头来就等于是一场空。
基于上述考虑,《王者荣耀》团队这才考虑用另一种方式,帮助这些女生“破圈”。
事实上,如今的电竞产业运作,更多依靠的是互联网粉丝经济的思维,目的同样是为了收获更多关注度与曝光。
既然职业赛事没法帮助这些女生收获关注,那为何不能换种思路,转而去做电竞综艺呢?
“其实从我的角度来讲,只是想给有价值有能力的女子,无论是女子电竞选手还是玩家,提供一个不一样的平台,让她们展示更多不同的才能被大家认识,我觉得这比给她造一个电竞赛事可能效果会更好”,张雅缇说,“也希望观众们能用新的视角来看待这个节目尝试”。
现实的路再难走,也挡不住那些满怀梦想的女孩子前仆后继。女子电竞,说到底仍是电子竞技的一种。电子竞技,菜就是原罪。
地瓜在招募队员时,就曾遇到这么一个年轻的东北女孩。她的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只是技术水平一般。看在年轻的份上,地瓜仍让这个女孩参加了为期一个月的试训。“她特别招大家喜欢,是很一个爱笑的女孩子”,地瓜告诉我,受到这个女孩热情的感染,从队长到普通队员都曾主动帮忙训练,她自己也格外地拼。
很快一个月时间过去了,可她的技术却依旧没能达标。作为战队管理者的地瓜,只能做出这个他入职以来最艰难的决定——劝退。
“我看得她当时有点不开心的,但她也没多说什么。”地瓜说到。
第二天,她收拾完行李,带着破碎的梦想消失在了人群中。
所有人都在寻找新的出路。光照进来以前,所有人都必须在黑暗中摸索。
(文中夏秋为化名)

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发现头条 » 深度揭秘女子电竞行业:月薪5K,全凭梦想